法甲

多地入殓师赴湖北提供志愿服务法医含泪念诗

2019-09-22 17:29: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多地入殓师赴湖北提供志愿服务 法医含泪念诗

  沉船上的一些物品被打捞上岸。

  警车开道护送遇难者遗体。

  5日晚,重庆东方轮船公司法人代表姜就客船翻沉事件致歉。

  5日,遇难者家属在江边用鲜花寄托对亲人的哀思。新华社发

  5日,随着翻沉的“东方之星”船体扶正、出水,遇难者的身份检验正加紧进行。一名有着多年经历的法医,念着诗、含着泪,为遇难者验证身份。与此同时,数名幸存者的逃生经历浮出水面。“东方之星”所属公司法人代表向所有遇难者及其家属鞠躬致歉。涉事旅行社负责人也首次面对媒体,对相关的关键问题进行了解答。

  □善后

  1 武警岳阳支队官兵

  我们希望找到他们,让他们回家

  没有发现应接不暇出现的令人揪心的遗体,甚至连船上的物品在下游水面上也很少。5日,跟随武警岳阳支队搜救船,逆流而上百余里至“东方之星”打捞现场,并没有看到一些猜测认为的“船体扶正后,多数遗体会随江水而下被发现”的情况。

  武警岳阳支队官兵是2日上午最先到达沉船地点的救援力量之一。支队长邓海兵说,连日来,他们在沉船下游水域搜寻幸存者、打捞遗体。支队总共出动了4条搜救船、80多名官兵,每条船每天来回多趟行驶超过百公里,搜寻的结果是找到两名遇难者遗体。

  在宽阔的江面上发现目标并非易事。搜救船甲板上的各个方位,都有官兵加强望,但放眼望去,看得见江水滚滚,听得见轮机轰鸣,却未见到“东方之星”上的同胞。“那个是不是?”船减速靠近查看,“那边的像不像?”再次停船查看。一个个可疑的漂浮物,分别被证实是纸杯、草棍、浮根、暖手袋、泡面桶、茶叶桶、白衬衣……

  搜救官兵告诉,从连日来的巡查情况看,一来并不是所有的遗体都会浮上水面,二来即使浮上来也非常隐蔽。比如他们5日早上6点10分左右在反咀水域发现的一名女性遇难者,是被杂草覆盖着的。所以船只能慢慢开,发现可疑的漂浮物或者阴影就停下来查看,但往往都不是他们搜寻的目标。

  站在船上,每个人的心情都很复杂。长江翻船事故已经发生超过90个小时,找到遇难者会伤心,找不到更揪心。当行驶到距“东方之星”目前所在地点大约500米的下游时,看到,由几条船沿江北岸至江中,拉出了一张长长的拦截,这将对船体扶正过程中掉落的物体起到拦截作用。

  距离沉船不到一公里的江南岸上,蓝天救援队集结了渔船和当地居民,组成了一支民间救援力量。即使离得这么近,几天来,多数被发现的遇难者还都是在“东方之星”附近的水域被海军、武警、公安、海事等救援力量找到的。

  一些参与救援的人员分析,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由于事发突然,风大浪急,失踪人员现实情况要比外界猜测的更加复杂。

  明知如大海捞针,也要全力投入。邓海兵说,“将心比心,如果换作是我们的亲人,会是什么感受?我们夜以继日,就是要对同胞的亲人有交代,我们希望找到他们,让他们回家”。

  2 殡葬专业志愿者服务队

  轻轻擦去他们身上的污秽,我的心在流泪

  “他们都是我们的亲人,轻轻擦去他们身上的污秽……我的心在流泪。”这是为“东方之星”遇难者提供志愿服务的“入殓师”王辉在朋友圈写下的一段沉痛的文字。

  王辉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1998届毕业生,现为广州市殡仪馆副馆长。2日,他在上班路上得知沉船事故,想到400多名乘客的生命和400多个家庭陷入哀痛,长期从事殡葬心理和悲伤抚慰工作的他感同身受,眼泪掉了下来。

  3日凌晨,接到学校通知,得知现场可能需要大量“入殓师”的消息后,他立即组织校友牵头启动志愿工作。王乾、肖紫其、袁曾怡3名同在各地殡仪馆工作的校友闻讯,也第一时间向单位请假与王辉一同前往湖北监利。

  王辉告诉,他们经过12小时的奔波赶到监利,3日下午5点得到现场救援指挥部的同意,配合武汉殡仪馆一起工作。由于工作量大,4人一夜未眠,共为18名遇难者入殓。4日凌晨4点多,失事船上送来一位老者,男性,学者形象,左手还紧紧抓着一副眼镜。同去的肖紫其忍着眼泪,轻轻掰开他的手,细心擦拭好,并帮老人戴上。“老人最后时刻还抓着,应该是他的心爱之物。”他说。

  他们的行动感召了更多专业“入殓师”加入队伍,目前,共有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在校师生10人和校友志愿者18人在事故现场工作。据悉,到目前为止,这是全国首支参与救援工作的殡葬专业志愿者服务队。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老师梁小花4日晚与其他师生工作了一个通宵,她告诉:“看到遗体被陆陆续续运进来,不能仅仅用沉痛来形容,还有一种生命的无力感。但同时,在大灾大难前,整个社会的力量,包括我们师生发挥的专业精神,给人带来了安慰和希望。”

  3 遇难者身份验证法医

  我们会将物品保管好,亲手交给家属

  “儿子,你不要哭/送我上船的那天/也许注定母亲河让我留下/生死不就那么一刹那/孝顺的你必须坚强/挺拔如长江岸边白杨……”近日,络流传着这样一首诗歌,是一位友为遇难者家属所写,这首诗让无数中国人动容。

  “儿子别哭!”这一刻,所有中国人都是遇难者家属的亲人……“我是念着这首诗,含着泪为遇难者遗体进行身份验证的。”从事法医工作15年、今年49岁的湖南岳阳市公安局君山分局法医汪升,一边进行身份验证工作,一边流泪。

  在进行遇难者遗体检验工作之前,汪升流着泪向遗体鞠躬。“已经完成了6具遇难者遗体的检验工作。我严格按照程序,检查遇难者身上衣着的各个口袋,看有没有身份证等物品,然后摆好拍照,提取DNA样本。”汪升说。

  6月3日,当汪升检验第6具遇难者遗体时,他和同事殷捷在遇难者身上发现了两张身份证、两张火车票,此外还有银行卡以及现金2000元。汪升将这些物品一一包好,编上号码。

  “我们会将遇难者的物品保管好,等待他们家属的到来,然后亲手把遇难者的物品交给家属。”汪升说。

  □讲述

  幸存游客谢勇

  一个救生圈,救了两条命

  4天过去了,死里逃生的谢勇(化名)反而开始吃不下睡不着了,他的老伴至今还没有找到。随着身体和精神的逐渐恢复,事发当晚的细节开始变得清晰。“我现在是喜忧参半,但悲大于喜。我的眼泪流不出来,但是心在滴血。”5日下午,63岁的谢勇回忆了那段“一辈子都磨灭不了”的经历。

  在讲述的过程中,谢勇手里始终捏着一张比香烟盒略大一点的硬纸片,上面是他亲手绘制的客船构造图。这几天他通过互联,对“东方之星”的船体结构和相关术语有了些了解,他对说,他和老伴的429号二等舱房间位于船左舷偏后的位置,而这成了他能够生还的关键。

  “那个时候桌上的水杯倾斜了,我过去扶正,可就在那一瞬间,我被顶到了左边的墙上,并且感觉到后背像是有消防水柱那样喷来的水,我一抬头居然看到了天。”

  谢勇跟梳理了一下时间,大约在晚上9点,他感到外面开始风雨交加,9点10分,他去船尾把晾在外面的衣服收进来。回房之后,他准备上床睡觉,这时服务员过来提醒他们把窗户关好,免得雨水打进来,而实际在这个时候水已经从不锈钢窗户的下沿不断流进来了。同屋的一个无锡的75岁老太太说了一句:“去拿毛巾堵上吧。”

  过了没多久,服务员又来了,这回是帮他们把床位往中间移,免得晚上睡觉被打湿。服务员走后没多久,玻璃发出碎裂的响声,铝合金窗框的刺耳声音夹杂着床、衣柜倒地后摩擦的沉闷声音,十分“恐怖”。谢勇看到桌子上自己的杯子倾斜了,就过去扶正。过去也就不到3秒钟,可杯子怎么也摆不正。就从这一刻起,天旋地转,谢勇连看一眼自己的老伴都来不及,就被吞噬在滔天巨浪中。

  “那个时候我心想要赶紧离开沉船。”略通水性的谢勇努力使自己浮起来,“不知道喝了多少水”,游的过程中撞到一个救生圈,而且里面有人,他连忙把住,但他怕那个救生圈撑不起两个人的重量,脚上一直不停地划水。那时他还在水面上看到了其他上下浮沉的人,“十多个是有的”,但听不到声音。

  紧迫关头,浪把船上用来洗拖把的大桶冲到了他身边,谢勇连忙把双脚翘上去以增加浮力。

  两个人在江上一直漂,为了节省体力,他们俩轮流喊“救命”,一人喊两声。先后有两艘船从身边经过,但是都因为声音太小,没注意到他们。正当绝望之时,他们摸索到了一根结实、固定的航标粗缆,连忙双手握住,“我感觉自己有救了”。在那里等到了前来救援的海巡船。

  获救后,老人家第一次感觉到冷。谢勇接过热水,可双手不住地发抖,还是在身边的人扶住了他的手,才慢慢喝了两杯水。

  到了宾馆,“我看了眼手表,居然还在走,显示的是1点。”很少吃方便面的他,看到房间里有,忍不住烧水泡了一碗,“真香”。

  熬到了第二天早上5点,他拨通了儿子和亲家的。老人说:“我劝儿子要坚强,逝者已去,生者还要生活。”说到这里,谢勇哽咽了,想到老伴,还有那么多乘客和他们的家人,“我们结婚三十多年,刚刚退休准备安度晚年,没想到遇到这种事情。”

  幸存游客胡坚跃

  他像亲兄弟一样,给我回家的感觉

  5日下午,湖北省监利县,“东方之星”客轮幸存者、55岁的上海游客胡坚跃看到前来看望的上海市副市长赵雯时,搭着监利县上车湾镇党委副书记张骥的肩膀说:“他像亲兄弟一样,给我回家的感觉。”

  胡坚跃在客轮倾覆的最后瞬间,从三层走廊处跃入江中,经过4个小时的漂流,在2日1点30分被海警船成功搭救。

  胡坚跃念念不忘的是,当救援海警船来到身边时,他因全身无力,已无法自行上船,一名海警人员跳入江中托起他的身子,另一名海警人员将他拉上船,湍急的江流险些将海警人员冲走。同时被搭救的还有一位来自江苏无锡的游客。

  上岸后,海警人员给胡坚跃披上棉被,监利县政府对他进行了临时安置。

  保护和安抚幸存者以及其他涉事游客家属,是沉船事件救援和善后工作的重要方面。3日,监利县上车湾镇党委接到任务后,每位党委委员都承担了帮扶对象,上车湾镇党委副书记张骥的帮扶对象正是胡坚跃。当日下午5点,张骥在县政府接待办第一次看到胡坚跃时,只见他身披被单,身上只穿一件内裤,脚上穿着拖鞋,张骥立即开车带胡坚跃去买衣服、鞋袜。张骥和上车湾镇曹桥村党支部书记曹运成还给他捐助了钱款和一部。看到胡坚跃头发十分凌乱,张骥又带胡坚跃去理发。

  4日,当胡坚跃拿着张骥送来的时,激动不已。尽管事先他已经通过当地政府的固定向家中报了平安,但是自己有一部毕竟不一样,憋着一肚子的话,终于通过这部倾诉给上海的母亲和姐姐了。

  □链接

  “东方之星”所属公司法人代表鞠躬致歉

  5日晚,“东方之星”所属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姜接受媒体采访时,向所有遇难者及其家属鞠躬致歉。他表示,重庆东方轮船公司将全力配合做好失踪人员家属、相关部门的查询和调查工作。

  姜介绍,“东方之星”于1994年2月在重庆东方轮船公司修造船厂建造完工,并于1997年4月30日进行改建。去年年底,公司结合这艘轮船设备设施维护保养周期及实际情况,进行了年度修理,2015年3月24日取得了有效期至2016年4月25日的年度检验合格证书。

  这艘船强制报废时间为2024年2月,核定载客人数534人,船员人数为50人,核定经营航线为重庆至南京省级普通客船运输。

  姜还介绍,船舶核定最低配员证书24人,实际配备船员47人,但由于中途一名船员请假离船,船上实际船员为46人,相关船员持有资格证。

  涉事旅行社负责人谈赔偿能力有限相信政府决策

  5日,上海协和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在监利召开首次发布会。总经理陶非对沉船事件中涉及旅行社的几个关键问题做了解答。

  陶非说,旅行社从2014年开始和重庆东方轮船公司合作,合作前曾对该公司进行考察。“据我们了解,该公司是一家国有企业,在长江客运上有数十年的经验,‘东方之星’客轮资质齐全。我们旅行社注册于1997年,近年来在其他城市设有一些分公司,都具有旅行社经营资质。”事发后,上海市旅游主管部门对旅行社的资质和组团情况进行了核查。目前,旅行社后续的“长江游”已全部暂停,相关退款工作正在进行。

  陶非说,保险公司相关主体会依据保险法和旅游法的规定,在事故原因调查清楚、认定后理赔。这次事件中有359名游客购买了旅游意外险,其中75岁以下保额10万元,超过75岁保额是5万元。

  “东方之星”载有456人,其中403人为上海协和旅行社组织的游客。陶非在被问及遇难游客具体赔偿金时表示:“如此大的灾难面前,旅行社的力量太有限,相信政府的决策。”

励志文章
世界史
生活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