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神级复兴系统第二百六十一章断章取义

2020-01-29 16:3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级复兴系统 第二百六十一章 断章取义

第二百六十一章断章取义

学术报告不是媒体通告,学术报告需要严谨的逻辑和充足的证据才能形成一篇‘待定性’的报告,四位国家顶级学者用了一天多,写出了四篇从各种角度来分析印刷起源的报告,然后王耀帮着翻译出来之后被送到高丽的相关部门。

“真是惊才艳艳啊,年纪轻轻就能对语言如此精通。”眼见着王耀翻译过程的几位学者等闲下来的时候赞叹道。

王耀微微颔首“平时没什么消遣,就多看了点书,学了些语言,希望没有什么差错。”

“你的翻译水平很高,如果你愿意,外交部有适合你的工作岗位。”驻高丽大使馆的一位文化参赞笑着说道。

“他不行,不喜欢跟人打交道,孤僻症。”徐守成摆弄着手上的小东西,是一个明代左右的金属活字印的模子,也是从博物馆借出来的实物,虽然没有高丽的出土的古老,但是也算是一个物证。

“可惜了。”文化参赞笑了笑,看着王耀身上的汉服“你这件明形制的衮服真漂亮,从哪里制的?”

“一个朋友帮我做的。”王耀说道“时间匆忙,没来的绣花,就素着穿来了,毕竟到高丽,得穿的正式点。”

“嗯,说的没错。”老杨放下茶杯笑道“衮服在古代跟冕服共同成为‘衮冕’为皇帝礼服,冕服对内礼仪,衮服接待外宾,你穿这个倒是很正确。”

其他人也都笑了,王耀的用意让他们觉得很有意思,也只有年轻人才会用这种方式争强好胜,不过确实件好事,毕竟现在都说,这一代都是小皇帝嘛。

“不过只有上衣没有下裳啊。”张教授笑着问道。

“时间来不及了,再说下裳我穿着还有点不方便。”王耀说道。

“衮服上衣以日,月,星辰,龙,山,华虫六章为绣,下裳以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绣于裳,组成皇帝十二章,你这这有一半不太好啊。”老杨打趣道。

“高丽当初受最高的衮服赠礼是五章衮服,我穿着六章上衣来已经很给面子了。”王耀忍不住轻嗤道。

“好小子,性格果然乖戾,装了一天的温润君子是不是老累了?”李教授大笑道。

王耀微微挑眉,拱拱手,因为绑着黑纱带着口罩,其他人都看不清的表情和眼神,但是这几位长辈学者却能推断出他的性格,确实让人钦佩。

其实王耀也感受到了,自己一变成‘王辜’,行为和动作就有些不受控制,像是一只被拴着的猛兽,有些要破笼而出一般,这这种感觉让他也挺奇怪的。

明明平时的时候不会这样,难道是心理作用?

写完相关报告就等着高丽方面回复了,剩下的时间就是王耀跟几位学者请教一些专业方面的问题了,因为专业人士毕竟是专业的,王耀就算是看过再多的书,也不会答道专业人士的眼界和知识储备,因为他们大半辈子都跟着他们的专业打交道,这不只是学习的问题,更多的经验和考据的积累,这些东西是从书里的知识不容易体会到的。

启功先生和大先生懂得多,但是两人都不愿意给王耀讲太多,胡从无是个典型的‘古朽文人’只对着他研究的学术感兴趣,难得遇见四位在考古和史学方面的专家,王耀自然要请教的多一些。

毕竟《十二生肖转》要换一种表达历史的方法,需要找一些灵感。

酒逢知己千杯少,王耀的求知和奇特的问题还有能够跟他们平等对话的资格让几位学者也很高兴,他们虽然桃李天下交出过很多学生,但是能正常‘沟通’的却很少,王耀虽然请教多了一些,但是独特的视角和理解也让他们产生了沟通欲,像是在面对同等级学者一样,不知不自觉就变得严肃认真的‘探讨’起来。

徐守成在一边看着跟这些老先生谈笑风生,唇枪舌剑的王耀,不禁有些哑然失笑,要是他们知道对面这个孩子今年还不到十八岁,会不会惊得下巴都掉下来。

学术谈论兴奋起来是不分昼夜的,毕竟兴致来了可以促膝长谈,王耀跟几位一直聊到天微微亮才停止话题,面前的笔记已经有一指厚了,跟四位学者一起上楼准备睡觉,却在刚好遇见了刚起床的徐守成。

“你们这是起得早还是没睡?”徐守成笑着问道。

“山中无岁月啊。”老杨满脸疲倦的打了个哈欠“多少年没这么熬夜了。”

“是啊,刚才不觉得,这一停下了,感觉步子都迈不动了,真是老了。”张教授也笑道。

“几位赶紧回去睡个好觉。”徐守成笑着送几位回房,然后拉住了王耀“刚接到消息,今天或者明天估计有采访。”

“这么快?”王耀疑惑的问道“我以为他们至少要研究几天呢。”

“不是学院派来的,是媒体方面。”徐守成说道。

“媒体?”王耀皱起眉,他现在对这个行业确实没什么多大的好感“这种事情,咱们就不用帮着炒作吧。”

“是高丽方面的决定,我们得配合。”徐守成无奈道“毕竟入乡随俗,高丽是个所有方面都跟着媒体绕不开的体系国家。”

“舆论治国呗。”王耀轻嗤道。

“慎言。”徐守成笑道“你要不要参加?”

“我不了,我又不是专家。”王耀摆摆手“我就等着帮几位老师实际操作证实毕昇的记载有效。”

“那行,好好休息。”徐守成笑着拍了拍王耀的肩膀“要不要吃个早饭?”

“吃了一晚上的水果。”王耀笑了笑“回去睡觉了。”

徐守成点点头,看着王耀的消失的背影,摸了摸下巴,笑着摇摇头。

王耀回去还真的睡着了,睡醒已经是下午了,又整理了下昨天记得笔记,果然受益匪浅。

晚饭时间下了楼。

“哟,还是年轻人好,能睡。”见王耀下来,老杨笑着说道。

“闻着味就下来了。”王耀笑道,看着一桌子的菜“今天伙食真不错。”

“高丽方面送的。”张教授说道“来尝尝,味道还挺不错的。”

“看来高丽不只是有泡菜啊。”王耀笑道。

“虽然这地方贫瘠,但是毕竟也受到华夏文化熏陶几千年,而且美食文化在华夏多重要,衣食住行,排第二呢。”李教授笑道。

“一起吃吧,没人会在意的。”见王耀每种菜都弄了点到背对大家的茶几上吃,老杨忍不住说道。

因为王耀带着口罩,而且又编了个长得丑的理由,所以一般都是跟大家岔开饭点吃东西,今天没办法了。

“不了,不是见外,就是这样咱们都自在点。”王耀笑道,端着自己的餐盘坐到茶几那边“对了,来采访了吗今天?”

“下午来的。”徐守成剥着虾说道“问题都还挺客气的。”

“那就好,我还以为以媒体这个喜欢用噱头制造热度的集体会故意刁难呢。”王耀也愣了下,先聊着顺手打开电视机找到频道。

不知道是不是凑巧,刚好听到了那天那个高丽学者满脸愤慨的咆哮。

“华夏人要抢走我们的发明专利,简直太过分了!”

王耀愣住了,其他人都听不懂韩语,并不知道电视上的人在说什么。

王耀眉头紧皱,听着高丽学者控诉‘一批来自华夏的学者,试图通过某些手段曲解印刷术起源于高丽的事实,这种强盗行为太令人愤怒了,希望民众给予公平的判断和支持。’

“老杨,你在采访的时候说了?印刷术起源华夏毫无疑问,高丽出土的文物是从华夏传入这句话吗?”王耀听了一会问道。

刚吃完饭的老杨楞了一下“没有啊,我就是说,不排除这种可能,希望高丽方面能把这个可能性加入商讨内容中。”

“张教授,你说高丽自古就是华夏的附庸国,所有文化都继承于华夏?”王耀又问道。

“怎么可能,我说的是古朝鲜在早起曾经是华夏的附庸国,高丽建国之后跟唐宋两朝都有着良好的文化交流和沟通。”张教授不解的问道“怎么了?”

“是不是你说什么呢?”徐守成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了。

“我就说媒体不可能老老实实的采访。”王耀冷晒一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咱们的采访都被剪辑过断章取义了。”

“他们怎么敢!”李教授拍案而起,满脸怒容“这种严肃问题怎么能如此儿戏。”

“荒谬至极!”赵教授也皱眉冷喝。

“他们说什么了?”老杨满脸严肃走过来看着电视。

“这个人现在煽动群众我们,说我们试图用强权和不正当手段抢走他们对于印刷术的发明专利,还说你们下午的访谈歪曲事实。”王耀皱着眉翻译道“总之,就是差不多的意思,接下来,可能有麻烦了,高丽是不是有的毛病?”

“我去问问。”徐守成满脸肃穆,站起身向着屋外走去似乎去打询问了。

“这群无良媒体。”张教授怒斥道“怎么能这么丧尽良心?曲解事实?”

“先别激动,真金不怕火炼。”老杨安抚道。

长春看银屑病到什么医院
广水市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专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莱芜手术治疗白癜风
哈尔滨白癜风专科医院怎么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