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江南】遭遇狂风(小说)

2019-09-13 02:44: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某个夜晚,我那忘年交诸侯又来串门,照例侃他的闲散轶事儿。可这回并不直奔主题,倒是先来了个弯弯绕的开场白——
你说我这人亏不亏?单反长焦也玩了近十年了,暴走健身闲走采风也不下三年了,年纪也老大不小,快窜上“不惑”的小高地了,天南地北名山大川直扑我眼球和镜头的地方可多了去了,连崎岖川藏线上海拔5000多米的崇山峻岭都一座座朝我耍欢着呢,纷纷拿出最原生态最雄奇瑰丽的景色来犒赏我贪婪的目光。可还是亏呀。亏什么?亏大海呀!要知道咱们居住的星球可是蔚蓝色。蔚蓝色,意味着什么?不就是意味着海水的颜色为主打吗?主打色都没实打实见过,你说亏不亏?可这么浅显的一点,俺这马大哈居然从没意识到,直到有一天无意中看到一组有关大海的摄影图片,才猛地一拍大腿,吐出一句本末倒置的脏口:大海,你他妈倒是快来慰问俺呀!
我连忙叫停,说大海他妈来慰问你可得跋涉千余里,登高一百多米,你想水漫金山海啸全球还是咋的?别作诗还带耍无赖的了,自个儿去吧。又不是要乘宇宙飞船!
诸侯总算要结束他这冗长而无聊的开场白了。说今儿还真不是来扯无聊闲篇的。这不,昨天刚从海滨回来呢,单位头儿总算兑现了一回看海的承诺。跟你说说海景吧?你把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干啥?晓得了,你是曾经沧海,什么样的海风没吹过,海浪没碰过?哪里还稀罕从我这嘴里捎回来的旧海货?那好,我就说说一点小小奇遇,也许你一“感冒”就把它一个喷嚏喷成闲情偶记难得狂一回的传奇文字了呢。
其实,这个奇遇的焦点,还是风,海风,不管你曾经多少沧海你还真没吹过的海风。因为它太猛烈了,我敢说,比高尔基名篇《海燕》里紧锣密鼓酝酿萌生的暴风雨还要猛烈,你想象不出的那种猛烈。老天不知是刻意要给我这个初到海边的人来个下马威呢,还是太看重我这个内陆嘉宾的造访特地端出一客豪华盛宴来款待我?那个排场可真是太讲究,讲究得不可思议了呀。
那个傍晚,在沙滩看夕阳西下,看到那个红红的火球被遥远的隐隐约约浮现的海天相接线切落水中时,天气还好好的,迎着轻柔温软的微风,踩着温软的细沙慢慢走着,远望着,一心要恭候那“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意境闪亮登场。谁知那风陡地大了起来,还转了向,再转向,转来转去,我这个方位感不强的人早就不辨东西南北了,正如上次听你念徐志摩的那句诗一样:我不知道风在哪一个方向吹……
我还不知道乌云是哪个方向的风刮出来的呢?抬头仰望,起先还看得出云的轮廓一团团的,没几下就黑乎乎一大片,整个一口巨无霸大铁锅扣脑瓜子顶上了。我只听得我们公司带队的工会章主席大声呼喊着大伙儿快撤,急切中我把这次在海滨邂逅的老朋友屈三爷——就是之前跟你说过的自个儿有条木船却常常是蹲守码头偶尔去打打鱼的那位——也叫了来,同我们一道朝海堤那边的宾馆迅跑。
三爷兀自犹豫着,说这船……我叫了两个同事跟他一道用缆绳把木船固定在一棵大树连两人牵手也合不拢的粗壮树干上,然后拉着他就跑。刚跑两步,被身后的三爷无意中推搡了一下,脚下一个趔趄,眼看要扑下狂吃海沙了,要不是诸侯我练功不辍练成了功夫王,早就……往下一看,是经理办那个娇小玲珑的美女小樊,跑得太急跌倒了,疼得泪流满面,抱着个婷婷秀足揉啊吹的。我堂堂诸侯,朗朗骑士不说怜香惜玉,至少也不至于视而不见,只图自个儿避风吧?
连忙蹲下来,一看那秀足的背上都发红了,还有点肿胀,我半吓唬着小妞儿说,这一下可崴得不轻,而且不是脚踝,可麻烦啦。见她一副花容失色的样儿,又安慰道:别愁,有我气功诸侯在,包你明天能走路。一边说,一边使出在川藏线同老酷学的快速推拿手功法,在那秀足踝骨上左三圈右三圈地按摩起来。煞有介事念叨着自己也不知所云的所谓口诀。
可是,风大了,天更黑了。事不宜迟,得赶快跑路,于是我很快斩断口诀,恢复清晰的口齿,问小樊好些没。小樊点点头吃力的扯着高跟凉鞋的后跟,然后试着站起来,腰腿还没伸直,轻轻哎哟了一声,说疼是没那么疼了,不过……不过,我蹲着中枪了——对,是”蹲枪“,不是传说中的 躺枪 ——我还没站起,小樊挂在长长睫毛的泪珠,一颗接一颗叭叭滴落在我鼻梁上。美人泪的滋润壮起我诸侯英雄胆。我说眼下可管不了男女授受亲不亲啦,情况紧急,逃命要紧,不由分说,横着抱起她就跑,。没跑两步,小樊冲我说,有这么把人家当挡箭牌,挡风牌的吗?主动要求趴到我背上。改抱为背之后,三爷在后面试图托着她腿脚,帮我减轻一点重量,被她一通蹬踢,被我一通呵斥:“多事!”只得悻悻作罢,口中嘟囔着:那好,你们先撤,我断后,有我在,暴风雨不会这么快追来的……
起先,感觉一股巨大的无形阻力挡着脚步,试图把我们推向后面,推到海里,好在背上负了重,风还推不动我。倒是后面的三爷当真倒飘了好几步。原本不长的一段路,让大风一挡,变得”路漫漫其修远兮“了。正自暗暗惶惑,突如其来风向一变,感觉阻力变成了动力,来自后背的动力,像一只只无形的巨掌推着我们飞奔,那速度,简直就是博尔特,甚至比博尔特还博尔特,博尔特破纪录时,还没背着个人冲刺呢。
就这么神骥一样奔跑,隐隐约约听到背上小樊嘀咕道“斜,斜,斜呀!”可我根本顾不上问询什么东西斜了,只道自个儿身正不怕影子斜,更何况天空越来越黑,压根看不见什么影子。
没多久,我们就进入了此番下榻的那座仅有三层连一层也有客房的宾馆。我不由叹服风的力量好大呀,可三爷非要纠正说,是美女的力量,不然,他这个空人怎么会跑不过我这两颗头颅两条身子却只用一双腿跑路的家伙呢。
把小樊朝几个女同胞一交,我就让屈三爷和同事老姜跟我进了一个一层的三人间。
盥洗沐浴后,躺在床上开着电视侃大山,电视音量也不知开到多大了,总之是演哑剧一般,声音全被窗外的风雨声覆盖了。但这并不妨碍因常年在风雨中呼唤渔船上伙伴而练成超高分贝音量的三爷拉呱不停,非要向我一吐实现理想的快慰不可。他说这次邂逅真是太巧了。要不是上个月办了特退,眼下还守在内地那小小河湾里,无聊也无趣,哪能在千余里开外的大海边遇到你诸侯兄弟?我说:像当年解放军攻打一江山岛那样,用小木船闯大海,这就是你多年的理想不成?他说那可不,那时还要用小木船对抗美式装备坚船利炮呢,我可不用对付谁,天气又够义气,一直这么晴好,我还不用来实现理想,等到何年何月?等到一把老骨头船都划不动的时候?
就这样,他单人双桨出洞庭,到城陵矶找到一位内河航运的亲戚,把小木船捆绑大货轮一侧,沿长江一路滔滔东下,到了一片宁静的港湾,解舟海上行,基本上是沿着海岸线缓行,偶尔也荡向稍远一点的海面,垂钓,撒网,扳缯……各式渔业作业施展开来,一天总有十多公斤鱼虾的斩获。一斤以下的统统完璧归海,大的才摊晒甲板上、沙滩礁石上,不瞒你说,现在我那船舱里还用油纸密封着百把斤干海鲜呢。不过,谁能想到……今晚这么大的风,我那船那货没问题吧?
我还不敢下断语,还迟疑着没回答,窗外就有声音啪啦哗啦地铿锵回答他了。只听天地间一声怒吼,诺大的窗扇当的一声被撞开了,如狼似虎的风雨恶狠狠闯了进来,抄起休闲杂志、茶杯茶壶、桌布床单、衣物乃至手机等一顿乱摔,一股脑儿旋转开来。首当其冲的是紧靠窗户的三爷本人及其床铺,接着是我,还有老姜,然后是整个室内。这窗户是要上两道插销做双重防护的,这该死的三爷八成是偷懒少上了一道,抑或连一道插销也没插好。这当儿怪谁也没用,三个男子汉张皇失措数秒钟,还是我拉着这两个家伙一步步顶风冒雨靠近窗前,竭尽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把窗户的两道防护重新锁好。
送走了风雨,送不走风雨的慷慨馈赠。一地鸡毛,一片狼藉,满屋子满床都是水,还有不少好礼物:砂石“白糖”、枯枝落叶自不用说,甚至还有海螺贝壳呢。这就够人乐乎的了,更让人喜出望外的还有一只童话中的水晶鞋。我说,是凌波仙子委托风神赏赐给哥几个的吧?老姜和三爷齐声附和。不过,平素喜欢看点古书的老姜又发难了,古人有一桃杀三士之说,今有一只水晶鞋点击三帅哥的尴尬。哥们,咱比古人有觉悟些吧?不会大打出手挥戈相向吧?三爷说什么古啊,今啊,我一概不认,只认得风吹窗开的那一瞬间,我的头上猛地中了一击,当时不知道是啥,现在我想八成就是这水晶鞋。砸中了谁就归谁拥有,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我突然记起了什么。不禁大喝一声:理,理,理什么理儿!斜,斜,斜呀!两人面面相觑,然后一道用看神经病患者的目光瞪着我。静场片刻,我拿起这只鞋就要出门,被二人挡住。我只得把自己方才的顿悟给他们和盘托出:没有一桃杀三士,也没有砸谁归谁一说。而且,这也不是什么水晶鞋,极普通的女士高跟凉鞋。跑向宾馆的路上,你也该听见谁在说”斜,斜“、斜”的了吧?很简单。我们都以为她说什么东西斜了,其实就是急切中她的鞋子根本就没穿稳,奔跑中磨蹭掉了。然后……三爷这回倒是当起了诸葛亮:然后是刚刚这股飓风把掉地上的鞋吹起来,在长空传帮带送,像长了眼睛一样给我们送了进来。
当小樊看到我拿着她的鞋走了进来,坐在床上不得章法揉着脚踝的她竟然下意识地站了起来,并不怎么瘸地走了两步,到门边喜滋滋地把鞋子接过来,赏我一脸的笑和一连串的谢谢。我说我们那房间的几个“士”倒要好好谢谢你呢。瞅着她流泻不解神情的浓密长睫毛不断扑闪着的大眼睛,我悠悠道出了方才那幕风的喜剧,特别是送来水晶鞋的高潮。室内几个女同胞与小樊笑成了一锅粥,我趁机开溜,却被小樊一个闺蜜一把扯住,说你的推拿手怎么啦?匆匆忙忙用一次就灵验了吗?不成,再给她施展施展……
再度回房不久,听得窗外是和风细雨了,躺在床上,没多久,电视声音大了起来,原来风雨闹腾这么久,也乏了累了,偃旗息鼓了。
可谁又能料到,风雨,特别是飓风,仅仅只是打一个盹呢?也不知睡了多久,我在梦中跨上了战马,冲向如磐的黑夜,一道道闪电把弟兄们的盔甲和坐骑照得雪亮,瞬间又归于一片无边的黑暗。也不知黑白反复了多久,天就大亮了,雾蒙蒙,风力无边,我们连同坐骑一块儿飞了起来,我的战马踩在一块极柔韧结实又极轻盈通透的云上,向那并不太遥远的银河飞驰。正自得意,坐骑一个闪失,立马从云端跌落下来……
比梦中更大更激烈的呼呼风声把我接回到现实。那声音让谁比拟,谁都会联想到世界末日这个词儿。可我还是坚信末日不在今朝,至少我们栖身的这座三层楼的小宾馆,依然是风雨不动安如山。而窗户的两道防护还是严严谨谨守住了我们的安宁。只要内心安宁,再大的风雨也构不成世界末日的因子。我这么想着,又不知不觉睡着了。
一觉醒来,风停雨住,东方的太阳格外洁净格外清新地从海平线爬了上来。不过,因一夜风雨声,谁都没早起,也没看这瑰丽壮观的海上日出。饭后走出宾馆,屈三爷突然向前飞跑,我明白了,跟着跑到海边,跑到揽住小木船的那棵树下,树冠全部脱发,这且不说,令人惊悚的是小木船早已不知去向,只留下整整齐齐断裂的几根绳头儿。
找了好一会儿,无果。忽听得小樊用她清脆嘹亮的嗓音惊呼道:船,船,大家快来看呀,小木船跑到树上了!
我俩循声一望,果不其然,三爷如假包换的宝贝疙瘩小木船正坐在树上优哉游哉呢。那是临近海堤的高地上一排树,枝枝桠桠纠纠结结,早串联成一张网,兜住了昨晚狂风的杰作。

共 44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大海的蔚蓝与宽广,总是让人无比向往。身处海天一色的境地,享受凉爽的海风,顿时让人心旷神怡。大海,既有它温柔亲和的一面,也有它粗狂豪放的一面。对于居住内陆的人,若假期闲暇带上单反相机,在镜头下留住大海精美的瞬间,无疑会是一次很美的旅行。诸侯,一个既爱海也爱单反的帅哥,以诙谐幽默的口吻讲述了一次看海的遭遇。本来去看海,在沙滩看夕阳西下,迎着轻柔温软的微风,踩着温软的细沙慢慢走着,远望着,一心要等待那“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意境,领略一番海的不一样风情。谁知那风陡地大了起来,意外接受了一夜海风的热烈拥抱。文章布局精心,在开篇为后来故事的发展做了很好的铺陈。语言生动,诙谐幽默,把一次意外遭遇写得十分有趣,传递出一种快乐阳光豁达的心态。海的宽广与人胸怀的博大相互衬托,不着痕迹地传达了海一般的人间大爱。也用海风海浪暗喻其实人生何尝不是充满变数,在状况来时,能够处变不惊,坦然自若谈笑风生,尽情挥洒男儿气概。文中详略得当,于精彩处着墨,又适当做了留白,让整体画面显得更加自然。故事虽没大起大落,情节却引人入胜,感染力很强。人物形象塑造各有千秋。文中自始至终弘扬着一种豁达乐观直面人生的生活态度。赞!倾情推荐共赏。【编辑:杨花】
1 楼 文友: 2017-01-04 12:56:19 文章语言极具特色,画面有重彩有留白,让整体画面更灵动。尤其喜欢 女子无邪 和三爷 飞船 两段。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1-05 19: 8:00 谢谢杨花总编这么精心编辑、精湛解读老船这篇小说。的确, 女子无邪(无鞋) 与 三爷飞船 这俩段子,我自己也视为得意之笔呢。说实在的,这类往现实题材,一经涂抹些许诙谐味道的传奇色彩,让写作者本人在创作过程中无形中增加兴奋因子,从而让 有兴趣的写作 逐渐演变为 写作带来兴趣 ,是本人一向身体力行孜孜以求的境界。
谢谢杨花!问好祝福杨花!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1-05 19: 9:59 上面回复中 这类往现实题材 一句,多了一个 往 字 ,特此更正。请予见谅。
2 楼 文友: 2017-01-04 12:57:25 感谢您给江南烟雨带来的精彩,期待您的更多佳作。编按如有不当处,尚请海涵为盼。
回复2 楼 文友: 2017-01-05 19:40:50 都是江南人,杨花总编就不要总是这么客气啦!小孩口臭怎么办
宝宝大便有血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宝宝大便颜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