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 376.莫名的情绪

2020-01-16 19:10: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 376.莫名的情绪

“什么意思?”相比于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自顾自的猜测立华奏的想法,还不如直接向她询问呢。

“嗯?”但是,让我有些语的是立华奏似乎并不知道我现在是在说什么,有些疑惑的把之前低着的头抬起看着我发出了这样疑惑的声音。

对此,我只能叹了一口气,从之前开始,我就发现了,只要我在跟我交谈的空档,立华奏她就会看向我面前的麻婆豆腐呢。

还想吃么?

看来如果眼前这盘麻婆豆腐不从立华奏的面前消失的话我与她的交谈就很难进行下去了。于是,我也不说话,开始专注于消灭眼前的麻婆豆腐。

不过,虽然说我正专心的去消灭自己的麻婆豆腐,但是,其辣度却让即使是专心想要点把麻婆豆腐消灭的我的速度不起来,而我也不想把自己的触觉屏蔽起来以此速的消灭这碟麻婆豆腐,如果没有这辣味的铺垫,那么这碟麻婆豆腐的芳香浓郁也不再这么惊艳。

所以,我只能吃一口呼一口气、不紧不慢的吃着。

而在我以这样的频率消灭着麻婆豆腐的时候,立华奏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双眼紧紧的盯着我的麻婆豆腐,眼神中,时不时透露出一丝渴望。

“如果你还没有吃够,而且不介意的话”说着,我把自己的麻婆豆腐往前推了推,试探性的说道。不得不说,我还真没有能力在立华奏这样的眼神中稳稳的消灭这碟麻婆豆腐。[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375首发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376

立华奏并没有立即回话,而是双眸往上移动看了看我,见我似乎并不是在对她看玩笑后,才淡淡的说了声:“谢谢。”

这么说着,还不等我回应,她已经用她的汤匙勺起了一匙麻婆豆腐送入口中。

顿时,她露出了一副幸福的表情。

真是个小女生呢。

看着又开始如同之前消灭她自己的麻婆豆腐的速度一样消灭着我的麻婆豆腐的立华奏,我放下了自己的汤匙,左手不自觉的托着自己的脸颊,看着她,露出了笑容。

这样也算是一种间接接吻吧,毕竟这盘麻婆豆腐中早已混入我的唾液,而立华奏能够这么毫不犹豫吃处下去,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

不过,看她的样子,相比于相信她对于麻婆豆腐的喜爱多余对吃我的东西的介意,我多的觉得是她完就没有这个概念。

嗯,应该就是这样的纯真没错。从立华奏身上散发出来的灵力,我只能感觉到十分纯粹的,没有杂质的灵力。这也说明,她的灵魂十分的‘干净’。

“谢谢招待。”把麻婆豆腐交给了立华奏后,立华奏也没有让我失望,用比我上不知道多少倍的速度将之解决了。在闭着双眼双手合十说完这句话后,立华奏睁开了双眼,看着我,真诚的说道:“谢谢。”

“粗茶淡饭不成敬意。”然后,我回了这经典的一句话。之后,把两人的餐具收好放在一边,正色的看着立华奏,再次把之前的问题摆上台面:“那么,现在就继续之前的话题吧。”

闻言,立华奏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我不太明白,但是,来到这里的人大概都是在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因为种种问题而导致自己没能够过上普通的生活因此带着遗憾被召唤来此地。”说道这里,立华奏顿了顿,看到我点了点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后,她继续说道:“所以,只要像身边的这些模范生一样过上平常的生活,满足了自己生前法实现的事情,大概,就会满足,然后从这个世界毕业吧。”

立华奏的说法与玩具一号的想法相差不大,对于他们为何来到这个世界,如何离开这个世界的原因与方法的猜测一模一样。而问题就是,一方想要去让他人接受,而另一方不想去接受而已。依旧是这个矛盾点,所以导致了双方的冲突。这于我自己的猜测是一样的。

“那么,我可以认为你是为了让他们接受自己的人生,满足自己的遗憾,所以你选择了成为学生会长,想要去引导他们,让他们从这个世界毕业么?”

对于我的话,立华奏点了点头后又是摇了摇头,回答道:“是这样,也不是这样。我之所以会来到这里,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因为看到他们在这个世界挣扎着,所以,便想着在完成自己来这里的愿望的过程中也为他们做点什么。”

“顺便去拯救他人么?”听着立华奏的话语,我不由得摇了摇头。立华奏这句话给我的信息不少,可以知道,她并不是为了帮助死后世界统一战线的人才来到这里的,而是和他们一样,都是因为有着自己的愿望,或者说是遗憾才会来到这里。[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375首发只有某人知道的世界376

对于我这句像是讽刺刁钻一般的话语,立华奏没有赞同也没有否定。

“那么,你之前对我说的话说出的那一句‘你也是’是想对我说什么呢?”

“嗯?”闻言,立华奏疑惑的看着我,似乎不知道我所指的是什么。对于立华奏的这种反应,我有些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如果说之前她会有这样的表现是因为注意力被我的麻婆豆腐所吸引了的话,那么,现在在没有麻婆豆腐的**下她还是这样,也就表明,她已经完不记得我之前说的以及她说的话了。

是从一开始注意力就被麻婆豆腐给吸引过去了么?麻婆豆腐对她的吸引力真是可怕呢。

摇了摇头,我从座位上站起,把她与我的餐具拿起,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

“那么,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再见。”

我的离开有些在立华奏看来应该相当的突兀吧,不过就我个人而言,却一点也不突然,因为立华奏的表现,已经让我完失去去探究的耐心了。

毕竟这本来就是一时兴起的探究心,这样的心情来的突然,去的自然也会毫声息,而我的一时兴起之所以会消散,还真是多亏了立华奏的表现呢。虽然这么想这么做看起来很失礼,也太自我了,但是啊,既然别人并没有认真听自己说话,那么我为何还要将就着他人勉强自己继续交流下去呢。

我们两人之前并没有任何从属关系,而是平等的。我这说,并不代表我对立华奏的表现不满,相反,通过这次接触,我觉得自己了解她几分。

而我之所以会这么突兀的离开,除了因为自己一时兴起的探究心消散之外,多的是因为我离开的时间已经有些长了,再不回去芽衣子那边她大概又要担心了。

还有,虽然有些不想承认,但是我并不想听到立华奏对我解释她那句话的意思。至于原因,我自己也说不明道不清。

摇了摇头,把餐具放收处,我走上了饭堂的二楼。

“尤大哥!!你刚刚去哪了!”我才走上来,芽衣子便立即发现了我,小跑过来对我不满的说道。

“抱歉。”对此,我伸手摸了摸芽衣子的头,乖乖的向她道歉。

看了看之前我们坐着吃饭的地方,日向秀树、由依以及玩具二号已经不再了,看来应该是在打闹完后先行回宿舍去了吧。那阵的骚乱之前在一楼与立华奏一起吃东西的时候也能听到呢。大概是闹得挺大的。不过身为学生会长的立华奏却没有注意到呢,那时候她的注意力应该是完集中在自己的麻婆豆腐之上以至于忽略了其他外在的动静了。

“你吃完了吗?”

“嗯,吃完了。”

“那么我们走吧,去外面散散步。”

“嗯,走吧。”

芽衣子没有问我离开去做什么,我也没有说,反而是跳过这件事,这大概是我与芽衣子的默契吧。虽然我们两人是在这个世界中的熟人,但是我们两人的熟悉程度还没能到能够毫不在意的过问对方的事情的程度,相比于记忆中的那些人,芽衣子与我的确要生分得多,彼此之间自然有着这样一段谁也不敢随便的跨入其中心理防线。即使我们在这个世界发生了一些能够让我们亲密一些的事情,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的亲近多的是出于那种他乡遇旧识的情况而已。

或许并不是单纯的这种老乡见老乡的情况,但是,不论是是我自己对自己的保护还是芽衣子谨慎,我们还是不能再进一步。

不过,就现在而言,保持着这段距离对我们两人来说是好的吧。

我有一种感觉,我与她,很就会分别。而这种分别,并不是我继续去上课而她继续去死后世界统一战线玩耍这种只要想见面便可以找时间出来见面的程度

而是,没有机会,便再也见不着的这种。

这种感觉,让我的内心莫名的烦躁起来。。。

惠来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泰安市第四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河南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宁波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宁夏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