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风魔 第五百七十三章:紫衣社Ⅱ

2020-01-17 00:30: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五百七十三章:紫衣社Ⅱ

“欧阳公子,这事情我还没有弄清楚,我怎么能擅自决定呢,你还是稍安勿躁,我请牧师来把你的伤处置一下,等我了解实情之后再送欧阳公子回去如何?”萧卢不紧不慢的说道,欧阳世家跟主公本就解不开的仇怨,我给你点脸色就不错了。

“这个,一切都是本公子的错,喝了点酒,糊涂了,就跟天香居这位紫衣姑娘起了争执,所以……”欧阳克现在想到的是赶紧离开,他不知道待下去,还会发生什么事情,他已经够狼狈了。

“这么说都是欧阳公子你的错了?”萧卢见欧阳克主动承认错误,声调不由的提高了八度。

“是,是,都是我的错。”欧阳克不迭的点头道。

“那欧阳公子可否解释一下,这外面的包厢为何损毁这么严重,难道这也是欧阳公子所为?”萧卢抓住欧阳克自己承认错误的小辫子就不放手了。

“这,这都是……”欧阳克额头上冒出一层汗珠来,不知道如何解释。

“难道这不是欧阳公子所为,还有另外有人在天香居生事?本督身为地方父母官,理应维护治下的百姓生命财产安全,萧虎将军,你立刻下令让我的铁卫过来,包围天香居,没有我的命令,从现在一个人都不准踏出天香居半步!”萧卢佯装气恼的给萧虎下令道。

“遵命,总督大人!”萧虎微微一欠身,迅速的反身走了出去。

“总督大人,您别叫您的铁卫来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起因是是为了一盘海鲜……”

“我说欧阳公子,你好歹也是欧阳世家的大族出身的,为了一盘海鲜就跟人大打出手,这可不是一个贵族应该有的作风,传了出去,怕是欧阳世家的声誉都要受损呀!”萧卢一抬手召回了萧虎。听完了欧阳克加工过后的事件描述,不由的板起脸,就像一个长辈训斥晚辈似地教训道。

“总督大人教训的是,欧阳克意气用事。给总督大人添麻烦了。”欧阳克心里把萧卢咒骂了一百多遍,可是嘴上却不得不摆出一副低姿态,谁让自己现在人家的地盘上呢。

“那这位紫衣姑娘怎么回事,你不是你喝酒之后想要非礼人家,你看。把人家衣服都扯破了。”萧卢指着坐在地上嘤嘤抽泣,一副无助模样的紫衣侯问道。

萧寒不由的在心中摇了摇头,这紫衣侯戏演得太过了,如果是真黑塔,这出戏说不定还真奏效了,黑塔可是一个色中恶鬼,紫衣侯这样一幅楚楚可怜的模样,那比欧阳克还要过分,直接抢走,带回府中享用了。

“萧卢。将这个紫衣女人带回去,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必须做到!”萧寒给萧卢下命令道。

“主公,你看上这个女人了?”萧卢调侃道。

“不是,欧阳克就是这个女人伤的,你刚才肯定是发现一股高手的气息才赶过来的吧?”萧寒道。

“什么?欧阳克是他伤的,我还以为是您暗中助了这紫衣姑娘一下,才把欧阳克打伤了。”萧卢吃惊的道。

“这个紫衣侯身份不简单,在黑塔行省,恐怕也只有一个地方能够拥有这样神秘莫测的高手了。”萧寒道。

“主公是说紫霞学院?”萧卢数万年的经验可不是白来的。而且智慧更高,黑塔总督府跟紫霞学院的合作虽然通过火云居中联系,但是萧卢是知情人,紫衣侯如果是紫霞学院派到蒙哥城的人。那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紫霞学院从不干涉黑塔行省内政,这一次突然出手了,不派人就近监督一下,那是不可能的。

“希望我猜的没错,把这个女人带回去!”萧寒吩咐道。

如果这个紫衣侯当真是紫霞学院派来的人,那么她很有可能就是紫衣社的成员。来到蒙哥城不用说就是监视黑塔等人的一举一动,这个紫衣侯的修为很高,肯定在紫衣社内地位不低,恐怕是什么紫衣圣使之类的。

“好。”萧卢传讯道。

“这个,这个是,是他,就是他,本公子本想见紫衣姑娘真面目,于是提议各带一个人,紫衣姑娘就选了一个客人,谁知道,这个人乡巴佬是个人面兽心的家伙,一看到紫衣姑娘人生的貌美如花,就动了歪心思,上前调戏,紫衣姑娘拼命反抗,就变成这样了。”欧阳克手一指,就指向躺在地上装昏迷的萧寒,胡乱捏造起来了。

“他,你确定是他吗?”萧卢眼眸中闪过一丝寒光,这小子是活腻味了,知道地上躺的人是谁吗?那是他的主公,顶头上司,衣食父母。

“确定,就是他,不信你可以问我的属下!”欧阳克朝端坐在椅子上的迷之一族的弟子说道。

“这位兄弟,你家公子说的可是真的?”萧卢问道。

迷之一族的弟子当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出卖自己人,当即缓缓的点了点头。

“紫衣姑娘,是这个人非礼你吗?”萧卢又转向哭哭啼啼的紫衣侯问道。

紫衣侯不知道是恼怒萧寒那将超过二十万金币的账单,还是别有用心,居然也跟着点了点头。

萧寒心中大骂,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简直就是一对狗男女,自己遭了无妄之灾也就罢了,居然联起手来陷害一个无辜之人,看来这个紫衣侯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萧卢愣了一下,他也没有想到紫衣侯会对欧阳克的一通谎话予以承认,她是害怕暴露自己身份吗?

“那欧阳公子,你是怎么受伤的?”萧卢又问欧阳克道。

“这个是我不小心撞伤的。”说完发现萧卢的眼神不对,连忙补充道,“我是上去阻止这个乡巴佬非礼紫衣姑娘,谁知道这个乡巴佬力大无穷,我这不查之下,被他一拳打在胸口,就受伤了。”

“力大无穷,欧阳公子可真是好运气了,随便见义勇为一下,就把自己给搞伤了。”萧卢不无揶揄道。这样的谎话,小孩子都不行,堂堂圣阶高手居然让一个手无寸铁的乡巴佬给打成内伤,还如此狼狈的坐在地上起不来了。这传出去那可丢死个人了。

欧阳克的苍白的脸颊上不由自主的飞起两朵尴尬的红晕,这辈子还没有这么憋屈过,可是为了小命,他不得不委屈一下自己。

“那这个人是怎么昏过去的,难道是欧阳公子你所为?”萧卢又问道。

“不。不,是我这手下。”欧阳克指了指迷字一族的弟子说道。

“哦,看来你的手下比你强一点,但是我看这里似乎没有搏斗的痕迹呀,这位兄弟,你是怎么做到的?”萧卢好奇的问道。

“找准机会,一击即中。”迷字一族的子弟说道。

“嗯,好本领,深谙搏杀之道。”萧卢点了点头。

“欧阳公子,虽然你见义勇为受了伤。但是你之前的所作所为已经对天香居的财产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已经违反了我蒙哥城的治安管理条例,现在本督不得不对你进行羁押,等一切事情弄清楚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理!”萧卢严肃认真的对欧阳克道。

“羁押,不,不,总督大人,我是欧阳世家的继承人,我是有爵位的。您不能羁押我!”欧阳克着急的叫了出来。

“在我蒙哥城,贵族犯罪一样要接受法律的严惩,这是不可以更改的。”萧卢断然说道。

“来人,将欧阳公子带下去!”萧卢一挥手道。

走进来两名铁卫。将地上的欧阳克一架起,就押了出去,而那位迷字一族的子弟,则不用铁卫来请,自动的站起来,跟随欧阳克出去了。

这小子倒是挺光棍的。三大神级高手,他一个都未必打得赢,只有乖乖的听从安排,欧阳世家不会不管欧阳克的死活的。

“你呢,紫衣姑娘,这件事发生在天香居,所以我们得请姑娘你去做一份笔录,好确定今晚究竟发生了什么。”萧卢微笑的对惊恐不安,已经收住了哭声的紫衣侯道。

“不,我不去,我害怕……”紫衣侯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萧卢,一副哀求的神色,那是铁人看了都忍不住心生怜惜。

萧卢也不禁心神微微一荡,这女人好强大的诱惑力,媚功居然到了无色无相的境界,令人防不胜防呀!

要不是自己曾经是一把锋利无比的神剑,饮下不知多少红粉骷髅的鲜血,这一下还真抵挡不住心软答应下来呢。

“来人,将紫衣侯请入总督府!”萧卢闭上眼睛,睁开道。

两名如狼似虎的铁卫走进来,他们可不知道怜香惜玉,抓起紫衣侯的胳膊就提了起来,架着人迅速的出去了。

等包厢里的三个人都架出去了,萧寒才睁开双眼,好以整暇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萧卢赶紧的欠身肃然而立。

“萧卢,你做的不错。”萧寒淡然的一笑,赞许道。

“都是主公运筹帷幄,属下只是照令行事罢了。”萧卢忙道,他跟萧寒心血相连,萧寒身上的变化在没有人比他清楚了,萧寒的进步太快了,快的令人咂舌,如果照此速度下去,很快就会冲击到更高境界,而他单凭修为也不是对手了。

“待会儿,我照常装昏迷,你命人把我抬回总督府吧。”萧寒吩咐道。

“属下明白。”萧卢点头道。

“天香居怎么会有孜然这种香料的,你给我查一下!”萧寒道。

“是,主公,我这就派人去查!”萧卢赶紧点头应下。

“通过红袖添香的人,问一下,看是不是从风城那边流出来的,我总觉得,这跟风城有关系。”萧寒又道。

“是,主公,我这就派人去问。”萧卢点了点头,“那天香居这边儿?”

“暂时先封了吧。”萧寒道。

萧卢点了点头,招来两名铁卫将继续装昏迷的萧寒抬了出去,而花溟等人接到萧寒的神识传讯,自然也就一起悄悄的进入了总督府。

进入总督府,萧寒当然不让的改变容貌变成黑塔的模样,而萧卢则变回他本来的模样,充当萧寒的亲卫。

花溟等人一下子并不习惯萧寒突然变成黑塔的模样,但是战江和烛平等人却是吃惊不已,他们没想到这黑塔行省居然也在萧寒控制之下,一行省总督居然还是他的手下。特别是这萧卢的修为,他们居然都看不透,但可以肯定是高手,而且还是远超过他们的高手。

最吃惊的还属银瓶。她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一个人居然可以拥有如此多的身份,她个哥哥银叶辛苦了上千年才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势力,而这个人却轻飘飘的就控制了一个玄门,还有在人类大陆。他至少拥有一个国家,现在还在国家之外拥有一个行省,他到底还有多少别人不知道秘密,还有多少别人不知道的身份?

战江和烛平都不是那种好奇心太重的人,他们清楚,萧寒让他们知道的,就一定不会隐瞒,但是不想让他们知道的,那就别操这份心,好奇可是会遭到祸患的。

韩林儿就无所谓了。他瞎了一双眼睛,这辈子除了眼珠子重新长出来,他是跟定萧寒了,所以,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也问,倒是无所顾忌,萧寒可不愿意解释韩林儿心中的“十万个为什么”,索性就对韩林儿不禁止,他想知道什么。就告诉他什么,只要他不泄密,一切随他!

说到底韩林儿失去一双眼睛,他也是有一定的。况且韩林儿跟他脾气相投,是个可以交心的朋友,来到这个世界上,他交的朋友不多,结义兄弟不算,龙五算一个。韩林儿也算一个,还有烛平只能算半个,可以说朋友只有两个半,如果加上元蒙三兄弟,那能够交心的不过五六人罢了!

其实朋友不在多,能够有五六个可以为你两肋插刀的就不错了,那些点头之交的,不交也罢。

萧寒也不急着跟萧卢他们了解情况,反正除了欧阳克一事,他们至少要在黑塔行省待几天,而萧寒第一个要见的人,自然是怀玉了。

怀玉并不知道萧寒回来,两个月独守空房,对一个女人来说,那是相当的难熬的,寂寞是女人最的敌人。

“哎!”端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那一张精致面孔,怀玉眼眸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哀怨,做女人难,做漂亮女人很难,最一个漂亮的被人养在笼子中的金丝雀似的女人更难!

“夫人,天色不早了,您该休息了。”侍女小桃红道。

“我不困,你下去休息吧。”怀玉穿着一袭宽松的睡衣,眉宇间隐隐一丝慵懒的味道道。

“夫人不困,我在这里陪着夫人。”小桃红讨好的说道。

“也好,有人陪我说说话也好。”怀玉微微一笑道。

“夫人,婢子有一事不明?”小桃红问道。

“说吧。”怀玉道,“难的你这个小丫头有问题问我。”

“夫人,您说总督大人为什么总是不来您这里,毕竟您才是总督夫人,而那些女人不过是仗着一点……”

“放肆,哪个允许你背后议论总督大人的。”怀玉闻言,顿时不悦的喝止道。

“夫人,婢子错了,请您责罚,我只是替您着急,总督大人总不来您这里,婢子担心,长此以往下去,您会……”

“你担心我会失宠?你也跟着倒霉?”怀玉的声音稍微柔和了一些问道。

“婢子不敢!”小桃红吓的浑身发抖,毕竟下人议论主子私事,那是要重罚的,轻者杖责,重了丢掉性命都是有可能的,要不是看在怀玉生性仁厚,小桃红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算了,你一个小小的婢女知道些什么,起来吧。”怀玉脸色恢复平静道。

“谢夫人不责之恩!”小桃红慌忙的站了起来说道。

“以后不要再任何人面前说起这样的事情,否则连我也救不了你!”怀玉严重警告道。

“是,夫人,婢子记住了。”小桃红后怕的吐了一下小舌头道。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总督大人到!”

不但小桃红慌了神儿,怀玉也吃惊的站了起来,这个点儿,总督大人从来没有来过,莫非出了什么事儿?

怀玉这座院子,除了总督大人之外,别人没有怀玉的允许是不得踏入半步的,否则,就会被院子里的护卫给当成刺客给大卸八块了。死了也都是白死,所以就成了总督府的无形之中的一处禁地。

“总督大人,您回来了。”说这话的是萧寒当初派到怀玉身边的一位圣兽,魔兽对人的气息很敏感。所以萧寒这位正主一回来,她们就发现了。

“嗯,你们在这里生活还习惯吗?”萧寒关心的问了一句。

“一切安好,就是规矩多了一点儿。”

“规矩多,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你们在这里不也是学到很多东西吗?”萧寒笑道。

“是的,主公,我们在人类世界确实学到了许多东西,令我们茅塞顿开。”

“呵呵,好,很好!”萧寒哈哈一笑,大步朝怀玉的寝室走了进去。

怀玉在里面已经听出来了,是那个人回来了,不然这些侍卫是不会唤以“主公”这个称呼的,只有这个称呼才是那个人的。别人是不能逾越的,就是现在的总督大人也不能。

他怎么突然回来了,难道是因为像我了?怀玉脸颊之上顿时浮现起两朵红云,一时间呆立当场,都不知道上去迎接了。

小桃红也傻眼了,总督大人来了,夫人怎么不去迎接呀,反而像傻了似地。

“夫人?”小桃红忍不住推了怀玉一小下。

“啊!”怀玉惊醒之下,轻声一下,赶紧挪动步子。快步迎了上去。

“怀玉,我回来了。”萧寒伸出双臂将迎面而来的怀玉揽入怀中,嗅着发梢传入鼻孔的幽香,满足的呼吸了一口气道。

小桃红自发的迈开步子跑了出去。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在场的好。

“怀玉,你好像发福了,看着腰身好像长了一圈,身子也重了。”分开之后,萧寒与怀玉四目相对道。

“你一走就是两个月,我这里好吃好喝的。自然就长胖了。”怀玉幽怨的眼神说道。

“这么说都还是我的错咯?”萧寒笑道。

“难道不是吗?我现在就像是一只笼中的金丝雀,脚上拴着链子,根本看不到自由的天空。”怀玉不满的说道。

“我并没有限制你的自由呀,只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才让你尽量的少出去的。”萧寒道。

“我知道,但是我不想被这样关着。”怀玉道。

“那你想怎么样?”萧寒问道。

“你要是再离开的话,带我走,就算是风餐露宿也行,我不想一个人待在总督府了。”怀玉道。

“怀玉,你知道,如果你不在总督府,那会引起多大的波动,会让人猜疑的。”萧寒道。

“那就让你的手下再娶一个呗,就当我失宠了,不就没有人关注了?”怀玉道。

“这倒是个办法,不过这也是需要时间的,一时半会儿我上哪儿去给他找个女人?”萧寒点了点头,这倒是符合黑塔的本色,喜新厌旧。

“我有一个人选,不知道可不可以?”怀玉道。

“谁,说出来听听?”萧寒问道。

“夜家有一个女儿,名叫夜色,生的是貌美如花,本来夜家是希望找个入赘的女婿的,但是现在咱们蒙哥城势大,夜家家主有意将夜色送进总督府。”怀玉道。

“哦,有这样的事情?”萧寒还没来得及想萧卢和小虎了解黑塔行省的有关情况,自然不知道这件事了。

“嗯,这件事很绝密,现在就只有我和总督大人知道。”怀玉忽然想起眼前这位可也是一个贪花好色之徒,万一看上了那夜色,自己不是多了一个争宠的对手?

“萧卢的意思呢,他对那夜色是什么想法?”萧寒问道。

“不知道,这件事他想不到好办法,一直拖着。”怀玉道。

“要弄清楚夜家的企图,如果他们是想靠上怎么这颗大树,那就问题不大,如果是想用美人计,那就需要提防了。”萧寒道。

“这样吧,我会考虑这件事的,如果这事成了,我就带你走,假如不成,那还得委屈你一些日子。”萧寒道。

“嗯。”怀玉点了点头,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女人。适当的提要求这是没有问题的,得寸进尺那就是自寻死路了,尤其是面对萧寒这种强势的男人,他们最喜欢的乖巧懂事并且识大体的女人!

“怀玉。我们有日子没有……”萧寒说着就朝怀玉那两片红唇吻了下去。

“不要,人家肚子里……”怀玉挣扎道。

“肚子里怎么了?”萧寒一惊之下,略微松开了一下问道。

“我怀孕了!”怀玉羞红了脸,如同鸵鸟一般将脑袋拱在萧寒胸膛道。

“什么,你怀孕了?”萧寒惊喜的问道。

“嗯。就在你走了一个月发现的,已经有两个月了。”怀玉低声的说道。

“怪不得你的腰身粗了那么多,我还以为你长胖了呢,还打算要你多练功减肥呢!”萧寒喜悦道。

“对不起!”怀玉小声道。

“傻女人,这事儿用得着说对不起吗,以后有的是机会,不在乎这一次。”萧寒呵呵笑道。

“要不你去找双儿吧?”怀玉道。

“算了,我还是陪陪咱儿子。”萧寒摇头道,俯下身子挨到怀玉的肚子上仔细的倾听起来。

“要不,我用……”怀玉羞涩无比的在萧寒耳边说道。

一宿温存。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萧寒望着在自己臂弯处沉睡的怀玉,在看看她那微微隆起的肚皮,虽然并不是第一次要当父亲了,但是还是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激动,血脉相连,那不是说就能说清楚的。

忽然怀玉的睫毛抖动了一下,缓缓的睁开双眼,看到那宽阔温暖的胸膛,露出了一丝甜美的微笑。

“睡的好吗?”

“嗯。好久没有睡的这么沉了。”

“要不,再睡会儿?”

“不了,该起来了,我今天约了红袖添香集团的林执事。跟她谈做衣服的事情。”怀玉道。

“是该准备了,多备几套没关系的。”萧寒望了怀玉的肚子,说道。

“嗯。”怀玉点头应下,两人起床洗漱,吃了早餐,然后就各忙各的去了。

“主公。欧阳世家的欧阳锋来了,他要见您。”萧寒一出现在总督府的书房,萧卢就进来禀告道。

“还是你去见他吧,我不熟悉蒙城现在的状况。”萧寒道。

“欧阳锋此来,肯定是为了欧阳克的事情,天香居三楼损毁严重,如果要修缮的话,至少需要十天的时间,而且这期间不能营业,天香居损失很大,估计超过一百万金币!”萧卢道。

“既然欧阳克已经揽下全部,那就让他赔偿损失,不过一百万金币太便宜欧阳家了,你去说,至少是这个数的十倍,还要处以故意肇事伤人罪,至少入狱三年!”萧寒道。

“赔偿倒是问题不大,欧阳世家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钱,要是把欧阳克下大狱的话,那可就生生的打了欧阳世家的脸了!”萧卢说道。

“你就先按照这个方跟他谈,主动权在我们的手中,还有那些证人要保护好,不要让欧阳世家动手脚。”萧寒道。

“明白主公,我去了。”萧卢嘿嘿一笑,这下欧阳世家有难了。

“对了,欧阳倩关在哪里?”萧寒问道。

“还在风波亭军营。”萧卢愣了一下,回答道。

“跟一群圣兽呆在一块儿,不知道这娘们现在怎么样了,不过那股狠劲儿倒是令人回味不已!”萧寒嘀咕一声,好歹自己夺走了人家的第一次,这露水姻缘也是姻缘,这回来了,不去看望她一下,也说不过去。

“准备几样小菜,让剑五陪我去一趟风波亭军营!”萧寒吩咐道。

“好的,我命人这就通知剑五。”萧卢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萧寒看没什么事,就去见了花溟,将怀玉怀孕的事情告诉了她,然后跟韩林儿三个人打了一声招呼,让他们不要乱跑,就待在总督府,至于银瓶,萧寒直接把她再一次变成普通人,派了四名铁卫严密看守,还有昏迷不醒的君橙舞,萧寒检查了一下身体伤势,基本上都长出新肉了,内脏的损伤也修复了,剩下的就等她自己苏醒了。安置在总督府的一处地下密室里,剑五派了人亲自把守!

萧寒本来想让花溟陪他一起去风波亭军营的,但是花溟却推说自己没有兴趣,萧寒只有带着剑五前往风波亭军营了。

如今的风波亭军营已经跟当初的不一样了。不但扩建成一个可以容纳一万驻军的大军营,另外这里还是萧卢锻炼精兵的精兵营,所有圣兽都摇身一变变成教官了,除了火云的火云精骑之外,还有从各军抽调的精英军官和部分铁卫都在这里接受残酷的训练。

所以。老远的就可以听到军营传来的一阵阵的喊杀声,还有打斗兵器相交的声音。

“主公,风波亭已经被萧卢大人列为军事禁区,等闲人没有命令是不允许进入这里的,否则格杀勿论。”剑五说道。

“嗯,这很好,我的手下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为了和普通百姓区分开来,这个禁区还是有必要设立的。”萧寒道。

剑五一阵恶寒,什么不是良善之辈。根本就是一群魔兽,而且还是修为超高,已经变成人形的魔兽,主公怎么会收服了这么多圣兽为其效命?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魔兽居然听命于一个人类,并且还组建起一直军团来了,这可是苍茫大陆上从未遇过的事情。

“主公,这个欧阳倩自从被关到风波亭,就绝食,恐怕现在已经是一副皮包骨头了。”剑五说道。

“绝食?”萧寒讶然道。“这娘们还有着骨气?”

“主公,不行,咱们把她杀了,反正欧阳世家也不知道她落在咱们手中。”剑五建议道。

“杀了她。不,这儿女人知道很多欧阳世家的秘密,这些秘密可是我们需要的。”萧寒道。

“可是她要是不说,咱们怎么办?”剑五道。

“那就用搜魂!”萧寒一咬牙道,风城跟欧阳世家迟早会决一生死,而必然有一个会倒下去。当然那个肯定不会是自己。

剑五“哦”了一声,不说话了。

风波亭军营的人大多数都认识剑五,所以一看到是剑五,并且还有总督大人亲笔签发的令牌,自然是畅通无阻的进入风波亭军营内部。

“主公,现在在风波亭接受训练的一共有三千多人,除了部分铁卫和火云精骑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新兵种精英,他们在这里训练了已经一个月了,很多人的实力都得到了大幅度提升,不少人都进阶了。”剑五一边走一边介绍道。

“主公,您看,这是马术营,这是工兵营,这是弩兵营,这是剑术营……”

一路走来剑五不停的给萧寒介绍风波亭军营里的情况。

“这里的训练平时都是谁负责?”

“是萧虎大人,我和剑二也会过来,而日长的训练是这里的几位大人,要不要我跟主公把他们叫过来?”

“不必了,我今天不是来看他们训练的,改天吧。”萧寒摇头道,“带我去见欧阳倩吧。”

剑五不敢忤逆萧寒之意,直接把萧寒领到风波亭军营最核心的地方,老营台。

风波亭军营就是以老营台为中心扩建的,老营台又是圣兽军团的驻地,是军营最机密的地方。

老营台除了关押了一个欧阳倩之外,并无其他要犯,知道欧阳倩被关押在此的也只有萧卢、萧寒和剑五等人,就算是看守欧阳倩的圣兽也只是知道这里关押了一个女人,而不知道这个女人的具体身份。

口令和身份铭牌都对了,看守欧阳倩的圣兽才放剑五和萧寒进入地牢。

因为萧寒曾今吩咐不要虐待欧阳倩,所以,地牢中十分干净,通风也很好,唯一不足的就是光线,虽然安装了魔法灯,但是始终没有太阳的自然光线好,显得有些幽暗。

欧阳倩早已失去了行动能力,所以被关押在第一层,反正这里本来就不是正式的监狱,而是军营储藏粮食和蔬菜的地方,所以只能说是一个看守所。

“欧阳倩,我家主公来看你了!”铁栅栏里,一个枯瘦的女人,端坐与一个破损的铜镜之前,缓缓的用梳子梳着她那一头已经干瘪枯黄的头发,铜镜中那张脸已经消瘦的看到颧骨了,而且眼窝也塌了下去,没有了两月前那风情万种的眼神。

“欧阳倩。你听到没有,我家主公来看你来了!”剑五再一次大喊了一声。

铜镜前的女人一动不动,仿佛根本没有听见有人在对她说话似地。

“欧阳倩,你听到没有。我家主公来看你来了。”剑五第三次大叫一声。

欧阳倩还是无动于衷的梳着自己的头发。

剑五正要发火,被萧寒拦了下来:“打开门,让我进去!”

剑五悻悻的点头,上前掏出钥匙,将铁栅栏打开。拉开铁门道:“主公,请!”

“剑五,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给欧阳大总管谈一下!”萧寒走进去,转身对剑五道。

剑五点了点头,转身狠狠瞪了欧阳倩一眼,出去了。

“欧阳倩,我听说你一直绝食不肯吃饭,是吗?”萧寒走到欧阳倩身后,正对这铜镜问道。

“落在你手中。早晚都是一个死,我为什么不能选择一个有气节的死法?”欧阳倩微微张开干瘪的嘴唇的说道。

“谁说我要杀你了?”萧寒道,“好歹咱们也成就了一段露水姻缘,一夜夫妻百夜恩嘛!”

“我欧阳家跟你仇恨似海,你会放过我吗?”欧阳倩幽幽的问道。

“本来我就没想过跟欧阳家结怨,只不过是你们欧阳家主动招惹我罢了。”萧寒道。

“春儿年少轻狂,但是也不至于被你打的失去了记忆,失去了自由吧?”欧阳倩道。

“至少他还活着。”萧寒淡淡的一笑道。

欧阳倩眼神一窒,这句话说的欧阳倩的心神禁不住动荡了起来,是呀。人还活着,假如换了另一个人,这种不死不休的局面已经造成了,那还不立刻将欧阳春杀了。一了百了。

现在的萧寒完全不惧怕欧阳世家,就算他现在下令杀了欧阳春,他也不惧怕欧阳世家的报复,已经风城崛起的大势已经无可阻挡,别说欧阳家,就算四大世家联合起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你想怎么样?”欧阳倩问道。

“欧阳世家日落西山,现在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一嘛,被人像扫垃圾似地扫进历史的尘埃之中,二嘛,就是找一个强大的靠山,或许能够保存下来!”萧寒道。

“你的意思是,你就是那个强大的靠山?”欧阳倩嗤之以鼻道。

“呵呵,你都说我们两家不死不休了,欧阳家会投靠我吗?”萧寒笑道。

“那你来做什么,看我现在这个样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来嘲笑我吗?”欧阳倩怒道,虽然她知道自己背后的这个男人不是她能够抗衡的,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愤怒,因为他夺走了她拥有的一切,现在她就算回去,也会遭到家族的质疑,甚至会跟现在一样,只不过换了一个地方而已。

“做生意的人总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欧阳倩,你是聪明人,该明白我的意思。”萧寒道。

“你是想让我分裂欧阳家?”欧阳倩激动的愤怒而尖叫一声,猛然转过身来,面对萧寒道。

“别激动,你比我了解欧阳世家的处境,它并不比现在寄人篱下的艾克世家号多少,其实你们四大世家都已经外强中干了,对吗?”萧寒微笑的道。

“你想让我为你卖命,做梦!”欧阳倩怒道。

“如果你不想欧阳世家覆灭的话,你可以选择拒绝,我会让你亲眼看到欧阳世家成为历史!”萧寒冷冷的说道。

“你要对我欧阳世家动手?”欧阳倩失声道,虽然她不知道萧寒会用什么手段对付欧阳世家,但是她可以肯定这个男人一旦决定动手,绝对会把对手连根拔起,就像对付自己一样,做的天衣无缝,至少现在欧阳世家的人还不知道黑塔行省换了主人,还有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了欧阳世家最大的敌人手中。

“为了我能好好的活着,所以我必须除掉我所有的敌人,不然我不会安心的,我想,换作是你,你也会有这个想法的。”萧寒轻飘飘的说道。(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长春中医看牛皮癣医院
北京国际京都儿童会员中心
贵州治小儿癫痫哪家医院好
日照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遵义哪个医院治癫痫最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