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鬼咒 1747.第1747章 李文艳

2019-10-12 17:4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鬼咒 1747.第1747章 李文艳

李伟年和叶孤帆闻声一起住手,各自跳开,看着门外。请大家看最全!

郑瑞走进来,眼光两边扫射,又看着李伟年,道:“你不是淝城大学的保安吗?怎么在这里……切磋拳脚?”

“郑警官,你来的正好。”李伟年却也认识郑瑞,手指叶孤帆,喘着粗气道:“这小子用妖法害人!”

“是吗?”郑瑞的目光转向叶孤帆,带着狐疑。

叶孤帆耸耸肩,漫不经心地问道:“我用了什么妖法,害了什么人,怎么害的?”

“是啊,他怎么害人的,说来听听。”郑瑞看着李伟年,道。

“他用妖法,侵入了我……一个朋友的梦里,在她的梦里胡作非为!”李伟年手指叶孤帆,气愤愤地说道。

“什么什么什么?侵入……梦里?”郑瑞听的稀里糊涂,满头黑线。

李伟年点点头,道:“是的,这小子会妖法,会钻进别人的梦里!”

郑瑞仿佛听见了天方夜谭,转脸看着叶孤帆,茫然不解。

“郑警官,这人有病。”叶孤帆胸有成竹,道:“肯定是他女朋友梦见了我,所以他就吃醋,无缘无故地跑来找我打架。这种人,应该关进精神病院里,一辈子别放出来。”

“是啊老兄,你老婆梦见了人家,你就要找人家打架,这……说不过去啊!”郑瑞看着李伟年,道:“还好没有造成后果,否则你要负责的。赶紧回去吧,别胡闹。”

李伟年欲辩无词,张了张嘴,不知从何说起。

叶孤帆趁机讽刺,得意洋洋,道:

“喂,今天当着郑警官的面说清楚,说不定以后,你那个小女友还会梦见我,谁叫我长得英俊潇洒呢?但是必要搞清楚,我是冤枉的。我被你女友梦到,吃亏的是我!”

李伟年恨不得掐死叶孤帆,指手瞪眼道:“臭小子,别以为你会点妖法,就可以胡作非为!你等着,等我找高人来收拾你!”

说罢,李伟年一转身,大步而去。

“就你那鸟样,又能找到什么高人?”叶孤帆淡淡一笑,不屑一顾。

这时候的叶孤帆不知道,李伟年说的高人,恰恰就是茅山现任掌教万书高!

走出一段距离,李伟年掏出,拨通了万书高的。

“谁呀?”那边,传来万书高慵懒而又不耐烦的声音,似乎还没睡醒。

“万哥,万哥你听我说,我遇上妖人了!”李伟年急忙讨好,道:“万哥,那妖人很厉害,我斗不过他,你快过来帮帮我!”

“有妖人啊?”万书高在那边打了一个哈欠,道:“他会什么妖法啊,厉害到什么程度啊?”

“他会钻进人的梦里,而且控制别人的梦!”

“哦哦……,那没事啊,做梦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万书高心不在焉地说道。

李伟年焦急,道:“万哥,不是做梦,是那小子钻进了别人的梦里!”

“那你叫我怎么办?”万书高问道。

“我叫你过来,和那个妖人斗法啊!”

“斗法,行啊。可是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啊。”万书高说道。

“……”李伟年差点吐血,道:“万哥,我是李伟年啊!”

“哦哦,原来是李伟年啊,对了,你找我什么事?”万书高问道。

“……”李伟年彻底崩溃,恨不得把给砸了。

磨牙半个小时,万书高终于明白过来,答应处理一下虚云观的事,后天赶来淝城。

李伟年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去找绿珠报喜。茅山法术冠绝天下,掌教真人亲临,管你什么妖人歹人,还不乖乖地现出原形,跪地求饶?

养生馆里,叶孤帆和郑瑞正在喝茶。

“叶大师,苏茜在外面的男人,已经找到了,叫做李文艳,是一个房产中介公司的老总。”郑瑞喝着茶,取出了一叠资料,道:

“李文艳,四十五岁,和苏茜交往有一年多了,只不过比较隐秘。我以警方的身份调查过,李文艳也承认了和苏茜之间的……关系。根据调查,清明小长假期间,苏茜没有回家,一直和李文艳在一起。苏茜出事前两天的晚上,他们住在飞马宾馆。”

叶孤帆点点头,问道:“对于苏茜的死,李文艳怎么说?”

“他当然说不知道,并且表示遗憾和悲伤,还能说什么?”郑瑞点了一根烟,道:“接下来的事,要看叶大师的手段了。或许这次的事件正如你所说,是李文艳一手导演的。”

“行,你等我通知,今天晚上,我先试试看。”叶孤帆说道。

郑瑞留下李文艳的资料,告辞而去。

叶孤帆关了门,出去吃早饭,然后到处闲逛。

无所事事地过了一上午,饭后,叶孤帆正在品茶,欧阳迟夏走进了养生馆。

“嘿,夏夏,不上课了?”叶孤帆开心地问道。

欧阳甩了甩头发,问道:“我刚剪的头发,好看吗?”

“好看好看……”叶孤帆拉着欧阳,把她按坐在沙发上:“坐下喝茶,边喝边聊。”

欧阳端着茶杯,看着叶孤帆,问道:“对了叶孤帆,杨绿珠找我了,说……让你不要打扰她。你究竟对她做了什么?那是我同学,叶孤帆,你可不要乱来啊。”

“没有啊,我没有乱来啊,什么都没干啊。”叶孤帆装作无辜,皱眉道:“奇怪了,杨绿珠这话,是从何说起啊?”

“我也问了,可是杨绿珠含含糊糊,闪烁其词,只说求你不要打扰她的生活。”欧阳狐疑地看着叶孤帆。

“莫名其妙,我没有打扰她啊!”叶孤帆继续装,一脸不解。

欧阳正要说话,却身体一抖,手里的茶水洒了出来

“咦,怎么突然打了一个激灵?”欧阳放下茶杯,嘀咕道。

“别动!”叶孤帆脸色一变,眯起眼睛,盯着欧阳的脸。

欧阳心里有些发毛,讪笑着问道:“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叶孤帆伸出手来,把欧阳的眼皮向上撩起,看了一眼之后,低声道:“有人在对你作法。”

“啊?谁在对我作法?”欧阳吃了一惊,问道。

本书来自: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医保医院吗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有网上挂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如何乘车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在线挂号
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来院路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