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龙血武神 第八百零三章 大号弓箭

2019-11-12 21:57: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血武神 第八百零三章 大号弓箭

终于,秦南觉得自己的肉身恢复如常了,本该属于他的半步天王战力,瞬间便是回来了,秦南自身也因此拥有了强厚的底气,如果这时候再朋友戴祖雨,那么就不会再逃跑,而是决一死战的时候了。

对于这种转变,秦南并不觉得惊奇,相反,他觉得理所当然,一切都在掌握之中。之所以由两股力量对撞引起的肉身不适,会被巨蚌的精珠给抚平,原因就是龙血妖灵被削弱了,导致葬地墓主的力量将龙血镇压了下去,但葬地墓主的力量在盖过龙血之后,却不会对秦南不利。

同样的道理,如果秦南能够找到削弱葬地墓主那股力量的方法,使之被龙血压倒,那么秦南的肉身也同样会恢复过来。

葬地墓主的力量不会主动伤害秦南,是因为葬地墓主和秦南只见有契约。而龙血,其实同样不会主动伤害秦南,因为秦南就是它的宿体,如果秦南死了,那么它也将不复存在。

在它们两者都不会主动伤害秦南的情况下,却不能说明它们两者之间不会发生矛盾,相反的,它们之间的矛盾像是与生俱来的,天生就注定的宿敌,一见面就斗个不停,时常让秦南都找不到对策。

两股力量停止对秦南施虐,秦南所用的方法是打破平衡,做完之后,他顺势+将所有的巨蚌精气引入到肉身各处,奇经八脉,四肢百骸等等,全部都用巨蚌精气洗涤一遍。

等他昨晚这些工作之后,再次睁开眼来,赫然发现已经是凌晨了,天色也已经很亮了,明显现在的时间已经是第二天。

秦南站起身来,把精珠握在手里一看,上面的光泽黯淡了几分,看来它内部的精气被秦南消耗了不少。不过也不影响,这精珠也是几百年的老古董了,里面的精气多得无法衡量,就算秦南再这样来十几次,只怕也消耗不完里面的元气。

随后,他把用过之后的精珠和七宝琉璃伞收了起来,打算再在附近搜寻一下戴祖雨的踪影,如果实在找不到她的话,那么秦南就只能独自离开了。

他不会为了一个戴祖雨,就把自己长期置身在蛮荒海域这种危险之地的,只能怪戴祖雨自身也不那么自重,尽会添麻烦。

当然,秦南已经打算好了,为了尽自己最后一份情谊,也算是报答戴祖雨这颗精珠给他带来的好处,他打算从这里离开之后,就动身去一趟琉璃仙境,把戴祖雨的事情告诉他们,让他们自己想办法。

当然,为了琉璃仙境和海牙仙境能够友好往来,也算是卖给卫擒蛟一个面子,秦南会主动归还四件宝器,以及七宝琉璃伞。

秦南从巨型鸟窝里面飞了出来,背对朝阳往正西方飞行,如果戴祖雨是往东边走的话,那么肯定会和秦南正面遇上,而南方和北方都是汪洋,根本没有道路可走。所以说,戴祖雨要离开,唯一能走的就是西方。

秦南从巨型鸟窝里面出来,一飞冲天,他往东边转头,借着初升的朝阳,他再次看到了那只蹲坐在地上,已经被人猎杀的王级妖兽巨猿,远远地看去,它真的很像是坐下来拥抱大山一样,动作太奇怪了,也太充满巧合了。

只可惜,一代王者,纵横蛮荒海域,就这么白白的死掉了。秦南在感叹的同时,也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这一代人类活动之后留下的痕迹,可见在这里活动的人还不少

,而且是经常性的,绝不是那种只有一次两次,来过之后就再也不来的那种。

想了想,秦南并没有太把这个想法放在心上,他继续往正西方飞行。因为要查找戴祖雨的身影,或者是她可能会留下来的痕迹,所以秦南不得不把飞行高度降得很低,反正时高时低的那种。

飞行了大概十来分钟,也前进了几十里了,秦南正在犹豫,他这样大费周折到底有没有用?或者直白一点说来,就是有没有意义,为了一个戴祖雨值得不值得的时候,悠地,秦南嗅到了意思危机。

他心通,秦南的他心通预判到一丝危机,无比强烈。他心通预判到危机之后,方才是他本身的第六感,紧跟着预料到了这股危机,总之他心通比第六感要先一步警觉起来。

瞬间,秦南不敢怠慢,立刻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浑身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秦南眼珠子飞快地转头,果然就发现右下角有一个黑点正飞速射向自己,速度极快,比声音还要快,以至于他根本来不及听到听到。

那样的速度,必须是黑点后面的东西射到自己之后,才能够听到声音。

这种情况,明显是有人要偷袭自己,而且用的弓箭一类的武器,发力能够这样迅猛,可见对方一定是个高手。秦南轻哼一声,肉身随即一摆,背上的孔雀明王与狠狠一扇,立刻便是将射至面前的羽箭给拨飞了。

这只羽箭不是一般的大,足有标枪那么大,但是却做成羽箭的造型,可以说就是加大号的弓箭。这种加大号的羽箭,威力不凡,比普通羽箭大十几倍,秦南慌忙之中自然是无法硬扛,紧紧是将之拨飞,借着它迅猛而快捷的速度,随便改一下方向,它便是斜着飞了出去,和秦南擦肩而过。

直到这时,秦南才听到“嗖”的一声巨响,传到自己的耳朵里。而那只羽箭,则早就已经飞了老远了,几乎都看不见了,直入云端。

“咦?不是怪鸟,而是一个人,使用的是飞行武经。”

这时,秦南听到了对方喃喃自语的话,带着一丝惊疑。对方是把自己当成了一只路过的巨大怪鸟,所以用加大号的弓箭偷袭。

虽然对方可能是无心之举,但这却大大的触怒了秦南。

秦南脸上闪过一丝怒意,若非他反应够快,只怕此刻早已被洞穿一个血窟窿,横尸当场了。

“朋友,你未免有点过分了,明知自己已经做错,连一个道歉都没有?”

贵州治癫痫病最好医院
南宁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不孕不育专科医院戴芳芳
绵阳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徐州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