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恐怖广播 第三十一章 秦军的修炼功法!

2020-01-17 04:10: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恐怖广播 第三十一章 秦军的修炼功法!

冰冷的寒霜覆盖在四周,带来的,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寒冷,而是一种凌然绝望的死寂,在冰雪之中,到处都是被冻成冰雕的尸体,他们的表情各异,或兴奋、或绝望、或惊恐等等各种各样,但整体上营造出来的感觉,却像是浓郁到了极点暗黑色嘲讽。

其中,有精灵,有矮人,有吸血鬼,有人马,也有人类,一眼看去,肉眼所及之处,皆是冰冷的尸身,在这个地方待久了,确实不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否则,希尔斯也不会无聊到运用自己阵法上的造诣到处研究和打洞了,证道之地,哪怕是对于它的守护者来说也是一门熟悉且陌生的学问,至少,前人是没有发现在头顶的那个位置是可以单独打出来出现一面铜镜的。

而这面铜镜,还能沟通东方的证道之地,将长时间属于一个人的孤寂变成属于两个人的寂寞,看似是1+1的变化,但实际上并不是这么简单。

希尔斯看了看自己身边的空瓶子,酒,已经喝光了,他不是一个酗酒的人,甚至在进入证道之地之前,他在现实世界里的身份其实是一名生物学学者,也曾在《自然》和《细胞》这种生物学顶端杂志上发表过论文,如果不是年纪太轻的话,他完全有能力一个人去找到投资开展自己的实验室,也因此,他有着良好的作息和生活习惯,不,确切的说是近乎苛刻的生活习惯。

虽说成为听众本就对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极大的改变,但进入这里之后,才意味着自己基本上和过去的生活彻底拜拜了。

对于能在这里活多久这个问题,希尔斯并不知道,甚至,就算是在西方听众圈子里,对证道之地也是有着太多的疑惑,成为它的守护者,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有一个梗,让绝大部分适合成为守护者的西方听众对此望而却步,那就是谁都不知道历代守护者到底是怎么死的。

如果你说一个两个是出于意外死在故事世界里了,那无所谓,也很正常,但最多两年最少一年这么高频率更替的死法,实在是让人看不懂了。只是就算是没人来申请成为新的守护者,广播也会直接任命人来,被任命的人自然没有资格去说一个“不”字。

希尔斯是被任命来的,作为一名高级听众中阶强者的他,对广播的这项安排谈不上满意,也谈不上多畏惧,但人毕竟是一种感性动物,当知道自己的寿命很可能只剩下这一年时,总会产生一种唏嘘的感觉。

抬起头,希尔斯看了看自己头顶上的铜镜。

“呵……”

已经第七天了,自从七天前对面那家伙问自己关于墓碑的事情后,那家伙就再也没在铜镜里出现过,希尔斯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家伙,居然不知道墓碑里埋葬的东西其实就是对守护者最大的犒赏也是属于临刑前的美餐么?

慢慢地,希尔斯的身体靠着棺材躺了下来,以拥有十二具棺材的高台为圆心的一块区域,没有冰霜覆盖,但往外看去,就都皆白茫茫一片了。

再最深处,是一片冰川,冰川下方,则是一座座墓碑,东西方的证道之地,其实布局结构上是一样的,相当于同样的户型两种不一样的装修风格而已。

希尔斯比苏白早住进来大概三个月,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他参悟了五座墓碑,速度算是很快的了,毕竟大佬级听众埋葬下来的东西,对于非大佬级听众层次的人来说,简直就是另一个世界的风景,看懂和领会它们,确实很难。

不过希尔斯是魔武双修,身上还有妖族血统,因为他的特殊,所以他墓碑的选择范围其实很大,当然了,收获也自然很大,在进证道之地之前,他是高级听众初阶,现在,已经是跨了一个阶位了,殊为不易。

只是实力境界提升的蛋糕背后,可能隐藏着极为可怕的危机,希尔斯不知道危机是什么,而且他的那位东方同事,可能知道的比自己还少吧。希尔斯在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他,毕竟自己一个人担忧而对方却兴高采烈地生活着,对自己好像有点不公平?

………………

希尔斯的猜测没有错,这七天的时间,苏白一直都在黄泉深处的位置里,整个人盘膝而坐,就这么坚持了一周的时间。

祭坛上的滇国玉玺继续飘浮着,撒照的光辉激发着徐富贵的墓碑继续呈现着它的状态,而在这七天时间里,吉祥和如意的生活也一如既往,两只猫其实还是有些不满苏白之前故意将那群听众卡在那里最后逼退这件事,可能对于苏白来说,杀不杀这些资深者没什么区别,但对于这两只黑猫来说,这算是它们生活中难得的一次嬉戏机会了。

只是,苏白一坐一周的时间,吉祥还是比如意更加明显地表现出了一抹担心,这一日,吉祥就匍匐在祭坛上,它没有想着进入黄泉底却找苏白,它只是默默地在这里观望着。

好在,七天时间了,也确实该结束了。

………………

“僵尸,集天地怨气秽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被天地人三界,摒弃在众生六道之外;

浪荡无依,流离失所;

在人间世以怨为力,以血为食;

用众生鲜血宣泄无尽的孤寂…………”

徐富贵的声音自墓碑中传出,这已经是苏白不知道第多少次感悟着徐富贵留下的道了,在这七天里,徐富贵的墓碑就像是一个复读机一样不停地被苏白循环播放着,而苏白每次都沉下心去感悟,去体会。

于徐富贵的观点之中,他认为寻常意义上的僵尸很难突破其本质上的窠臼,一方面是僵尸的产生本就是生前人物于死后的一种变化异种,哪怕是僵尸自己,也没有把自己纯粹地当成一个真正的生命,他们畏惧天道,畏惧正道,畏惧阳光,畏惧得太多太多,乃至于绝大部分的僵尸在好不容易机缘巧合之下开启灵智后,第一反应其实还是自己是人,但现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了。

这样子的僵尸,就算是能够成为旱魃那个地步的存在,也终究只是昙花一现的可怜虫而已。

而徐富贵,则是完全将僵尸这一脉的强化当作了一种追求,一种大道,僵尸的冰冷无情,其实是契合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法则,他可以有温度,他可以有态度,他甚至可以拥有自己的人生…………

这种感觉,其实有点像是日韩那边对自己血统的尊重态度,但到了大佬级听众那个层次时,一样的感悟其实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就像是幼儿园小孩子说爱我中华跟一名经历过战争年代的九十岁老兵说爱我中华是两种迥异的体会。

好在,徐富贵并没有完全只留下“世界观”,他还留下更加清晰详实的古僵功法,只是修炼这种功法,必须将自己的主体人格给安置在僵尸血统上,做到意念上的一种通达,苏白觉得自己这一点其实没多大的问题。

终于,在连续循环观摩了七天之后,苏白决定尝试第一次运行这种功法,古僵修炼方式,是徐富贵自己根据先秦时期残存的秘籍恢复出来的修炼方法,在那神秘的先秦年代,有那么一群人,他们主动将自己堕入僵尸道之中,从而以僵尸的身份行走人间,这就跟武侠里的少年拜入武当这种门派多年后变成少侠行走江湖一样寻常。

古僵之魂,有三转,第一转,是塑体,第二转,是塑魄,第三转,则是塑神。

按照徐富贵埋葬墓碑的角度来考虑,到了塑神阶段,应该就是大佬级听众的层次了。

每一转,都很重要,一旦失败,甚至可能会崩坏自己的血统。

不过,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苏白可不会在意这些危险。

“咔嚓……咔嚓……咔嚓…………”

骨节脆响的声音传来,长坐七天,自然不好受,但苏白虽然没有去运行功法,却一直沉浸在僵尸血统的氛围之中,身体已经自然而然地出现了这种微妙反应。

“古僵一转!”

“吼!”

随着煞气的运行,苏白感知到自己体内的僵尸血统再度沸腾了起来,刹那间打破了自己体内的血统平衡,但好在两大血统已经被自己驯服了,此时式微的血族血统倒是依旧乖巧地蛰伏着没有躁动。

一层层青色的符文出现在了苏白的身体皮肤上,苏白的脸色,也呈现出一抹青色的光辉,两颗属于僵尸的獠牙自嘴唇间露出,而这一切,还远远没有结束。

四周本来远远围观着的尸骸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开始疯狂地向更远处奔逃,然而,黄泉水却在此时于苏白的意念操控下形成了一道漩涡,

不停地有浸泡在黄泉中千年的尸骸被强行拉扯到了苏白身边,每当其触碰到苏白身体时,苏白身上的符文就会闪烁一下,随后那具千年尸骸当即化作灰尘,而苏白的肉身,则因此凝实了些许。

古僵一转,塑体,自然需要海量的尸骸来对自己的体魄进行补充和完善,

而在这个地方,

苏白自然不用担心自己找不到足够的尸骸。

只是,随着古僵一转的进行,苏白忽然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感觉,他曾夺舍进入过秦兵古尸,体验过那具肉身的感觉,而现在,苏白正在发现自己的肉身,其实正在向秦兵肉身的方向转化,

这难道,

是秦军士兵当年的修炼功法?

上海锦医堂门诊部地址
上饶协和医院看病怎么样
包头妇科医院哪里好
怀化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汕头治疗龟头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