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晴雯的如梦令 第二百八十四章 茗烟不请自到

2020-01-16 23:32: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晴雯的如梦令 第二百八十四章 茗烟不请自到

“你真的有脸回家啊。”宝玉没好气地说。

“主子啊,再怎么的,奴才也认你这个主子,也认咱们的大观园啊。”

原来,这个熟悉的“陌生人”是茗烟,那个投递叛变、引狼入室的茗烟。

“可是,你这不忠不义的,引了御林军上山来捉拿我们,叫我如何还能像过去那样宽待于你?!”宝玉没好气地说。

“不碍事不碍事,我主子就是宽厚,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这不是回来啦?走了这一溜十三招的,哪里都不如主子身边来的踏实。”茗烟依旧很凑近乎。

小宝说:“小子,你卖主求荣,得了啥好处?说来我也听一听。”

茗烟挠了挠头,支支吾吾,然后,灰头土脸地说:“混的并不好。”

小宝转头,对老张他是笑脸相迎,对茗烟他是阴晴不定,可是,一旦对牢了晴雯,小宝的本来面孔就露出来了,他对晴雯说:

“啧啧!就你,偏说我和茗烟有一比,可现如今,我俩真的到了一块堆儿,就立马给比对出来了吧。你看看我,忠义廉孝的,哪一点,我和这家伙相像?!”

晴雯听到,不觉乐了,只好说:“不像,不像。”

茗烟可不依不饶,见到昔日的伙伴和主子都被五花大绑在崖坪之上,他很有些得意,对晴雯说:“当初,谁说的,一见到我就想起了小宝?!怎么,现如今,当着小宝的面,你又不肯承认我俩相像啦!真是女儿心海底针,出尔反尔啊。”

晴雯又仔细地想了想,改口说:“也像,也不像。”

小宝很生气地声讨道:“晴雯,你倒是有没有原则,分不分敌我?说明白了好不好:不像,就是不像!”

茗烟倒是对小宝的气愤很是无所谓,他见晴雯待自己如故,继而,得寸进尺地说:“晴雯,我……我也想要颗神丹。”

薛蟠和宝玉在一旁听到,简直给气得暴跳如雷。薛蟠咬着牙一字一字地说:“晴雯,你可得有原则,这神丹可不是随便就给人的哦。”

小宝则劝道:“咱不是说好的吗,剩下的神丹卖个好价钱?!咱们不是缺装备嘛!”

宝玉比较会看准人的心思说话,他对晴雯说:“你给出去很容易,可是你想别人给你,却是很难的。所以,晴雯,请你三思。”

茗烟才不管这些闲言碎嘴对晴雯的影响,他只眼巴巴地看着晴雯,然后,用手指了指手里的笛子。

“师傅,他老人家在哪儿?”晴雯看着师傅从不离身的笛子,很是着急,不觉四下张望。

自己虽然自始至终把握不准师傅的立场,到底是偏向朝廷,还是心系复国军。但是,自始至终,晴雯她作为师傅的徒弟是不会与师傅叫板、结仇的。

更何况,晴雯现如今这点身上的本事,虽然都不到家,但是也都是师傅手把亲授出来的啊。

茗烟说:“师傅被你给气到了,发现你竟然骗取了他的笛子曲来驱赶野兽,他直说荒谬、荒谬。第二天,师傅就进林子去找枝、做新笛子去了。临分手,师傅还嘱咐我告诉你一声。”

“嘱咐我什么?”晴雯最烦说话留半截儿的。

“嘱咐说,你可不能忘记照顾你师兄茗烟啊。”茗烟简直是在睁大眼睛说瞎话。竟然大上师傅的旗号,为只为讨要到一颗神丹。

晴雯却还肯相信,她郑重地点了点头,对着密林无限怅惘地说:“师傅还请你放心,我是会照顾师兄的。”

……

“什么?你当真要给这家伙丹丸?”

“晴雯,你不是脑袋发烧了吧?!”

“你这难道不是在为虎作伥吗?”

晴雯要赠予丹丸的举动引起了以薛蟠为首的小伙伴们的一致反对。

“我现如今代表的是朝廷。”茗烟得意非凡、不厌其烦地向大家伙解释着:“为朝廷出力,总也算是正能量吧,你们不该以小我的目标来否认我的大我在做正点事吧?!”

宝玉看着着急,这晴雯傻兮兮地,莫不是已被茗烟给洗脑?还一个劲地点头称是。

小宝见晴雯不分敌我,也很是着急。他挠破头皮,也没见事情能有个眉目。情急之下,他想出一个办法来。

小宝朗声陈词般发话了:“茗烟,都说咱俩有几分相像,要不,我们比试点啥,如果你赢了我,那,你就得这神丹。如果你赢不了我,这事儿,咱们以后就不再提了。”

茗烟看了看小宝,见小宝瞪大双眼睛,很认真的样子。看来,他真的很在意自己和他像不像。

这么一被激发,茗烟的士气也上来了,他说:“比就比。”

“不过,”茗烟说:“作为青峰功我师傅的首席弟子,我得知道比的是什么。”

小宝说:“比的就是你的做法是否和我的做法很相像。如果真的很像,那就是我认输。如果我和你并不相像,那么,你就输了。”

茗烟一边想着小宝的话,以及小宝发出的挑战,一边他已经开始设想着得到神丹后的情形了。

茗烟说:“好吧,那……这就开始吧。”

老张一脸欣悦,凑上前来,此刻,他在众娃面前竟然脱去了敌人占领军的身份,像平等对待自己的亲人、朋友一样,对待着崖坪上的每一个人。

老张偷偷摸摸开口道:“小书生,要不要咱们就茗烟和小宝的比拼来赌一把?”

说来,御林军能征善战,军纪严明的,走过路过,从来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一向拥有最佳军队的称号和口碑。

然而,对于御林军来说,却总有一处不够好、不够理想的地方,那就是:从上级长官到下级士兵,没有一个不好赌的。

但凡听说有点什么新奇、刺激的争斗、比赛,御林军将士无不来上一场豪赌,这已养成为一种军中习气。

眼下,这支御林军小分队在深山老林里的最高级长官正是老张。

众位将士看到自己的头儿,也就是老张,正由着自己的性子要掺和进这场赌局中,他们一个个也不觉受了影响,有些个开始跃跃欲试了。

杭州市江干区笕桥医院怎么样
哈巴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黑龙江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聊城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咸宁治白癜风疗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