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我真是大德鲁伊 002 蜜月计划

2020-01-17 01:10: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真是大德鲁伊 002 蜜月计划

正在梳理后面的剧情,只能保证每天两更。Ω文学』大纲梳理完成后,陌刀会试着爆一下。

---

“爸爸赶紧带妈妈去度蜜月。”洛瑶坐在茶几前面,她摊开地图开始计划出游路线。

“先去重庆逛一圈,瑶瑶请大家吃火锅。火锅是重庆的特色,不能不品尝。吃完火锅,去成都吃翘脚牛肉。然后坐飞机北上,到保定吃驴肉火烧。吃完火烧再吃烤鸭烤全羊满汉全席。”

“吃完京城小吃,继续北上到哈尔滨吃秋林红肠,再转到大连獐子岛吃海鲜。从大连坐飞机去西湖,吃醋鱼东坡肉,还有正宗的金华火腿。”

洛云峰握着女人的手,他笑道:“亲爱的,你觉得女儿的提议怎么样?”

“我觉得挺好,一路吃下来我大概能胖个十几斤。”靳月梦眼眉间俱是笑意:“瑶瑶选的地方很有特点。”

洛瑶举着小手表示:“有瑶瑶在,保证妈妈不会胖。”

“傻丫头,蜜月应该在婚礼之后。”洛云峰疼爱的捏女儿的脸:“就算举办婚礼,也不能急于一时。等我们完成准备工作,瑶瑶的六岁生日都过完了。”

听说女儿的生日临近,靳月梦大感兴趣:“对对,先跟瑶瑶过生日。瑶瑶是哪一天生日。”

“下个月十一。”洛云峰回答到:“为了给她过生日,今年我得准备三十四斤的酱牛肉。”

这边他还没说完,那边的鹦大白已经开始歌唱:“七月份的尾巴,那是狮~子~座~~。”

“给我闭嘴啊!”洛云峰指着鹦鹉道:“你看你,就剩下耍嘴皮子泡母鸟。管管你家的屠羊屠神破,它们只会埋头打游戏,一句人话都不会说。”

倒不是因为鹦大白的声音不好听,而是因为它提到了七月。提到七月,洛云峰就会想起暗组组长。进而联想到与她同归于尽的前妻。

听见洛云峰点名,三只小鹦鹉呼啦啦又落在桌上。

“谁说它们不会说话,”小丫头不干了:“你们三个唱歌给爸爸听!唱昨天瑶瑶教你们的歌。”

三只鹦鹉同时站直身体,它们抬起左脚在空中画圈。

大概是画圈圈画累了,小鹦鹉放下左脚,又同时抬起右脚画圈圈。

画了几圈后,三只鹦鹉放下脚张开翅膀,开始有节奏的左右点头。

然而并没有鸟用,洛云峰还是没听见小鹦鹉开口。他笑道:“舞蹈不错,这些小家伙学会哑语了?”

洛瑶以手扶额,她敲敲茶几:“瑶瑶让你们唱歌,快点唱,不要害臊。唱得好有橡果吃。”

三只小葵花鹦鹉互相看看,大概是橡果给了它们勇气。

小鹦鹉们再次抬起了左脚画圈圈,出了酝酿已久的、类似孩子的声音:“跟着我左脚右脚一个慢动作,右脚左脚慢动作重播。这歌,给你快乐,你有没有想起我。”

因为经常在一起打游戏,鹦鹉的舞蹈非常默契。三只鹦鹉可以边跳边唱,甚至做出人浪或者说鹦浪。

一曲唱完,小鹦鹉们还觉得不过瘾,又开始了新的唱段。

“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元帅,太后美不美?”

鹦鹉们围着洛云峰和靳月梦打转,惹得女人娇笑连连。

“我们家是要开里约大冒险的副本?”洛云峰望着眼前的鹦鹉,他突然道:“要是有客人来看见了,会不会认为一屋子都是妖怪?”

靳月梦如今也是见多识广,她微笑道:“在洛家的事情,多离奇我都不会惊讶。因为我已经被锻炼出来了。”

“真的吗?”小丫头眼珠一转,她扑到靳月梦的怀里:“如果瑶瑶又变成熊猫呢?”

“呃,”听见熊猫二字,靳月梦有些摇摇欲坠:“千万不要。瑶瑶的障眼法太真实了,会让我觉得你们是熊猫成精。”

“你见过不吃竹子的熊猫?”洛云峰抱过女儿:“我们家瑶瑶是蓝鲸,吃起东西来没得停。碰见的海鲜更是不要命。”

女儿把头埋在父亲怀里,不停用头槌攻击:“竟敢败坏瑶瑶女皇的名声,没有三十块牛排,休想让瑶瑶消气。”

---

暗组的基地一片漆黑,只有昏黄的路灯还在光。

往日灯火通明的大楼,现在隐身于黑暗之中。

一堆人聚集在大楼前的空地上,周围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早在几天前,就有小道消息说,暗组的顶尖高手都在海外陨落。这个消息本来没人相信,可随后有人现,整个组织的资金都被抽调一空。

就连预缴电费的账户,也是分文不剩。整个暗组的账户上,已经没有可供维持运转的资金。

消息一经传出,即刻引了众人的恐慌。不管是外勤特工还是后勤清洁工,大家都是依靠暗组工资维生。暗组没钱,意味着大家都要饿肚子。

就在大家惶惶不安的时候,更令人震惊的消息传来:除七月下落不明以外,其余四个高层集体叛国,他们卷款出逃了。

紧接着,暗组基地被军队接管。

从高层到基层,所有与叛国者有关的人都被带走。

剩下的人都被监视居住,严禁他们乱动。

就在大家觉得前途渺茫的时候,终于等来了一个新的通知:暗组不会撤销,各项科学研究也还会继续。上面会给暗组派来新的领导人。

但是有一点需要改变,以前暗组是半科研半军事的组织,现在改为科研组织,不再保留武装力量。

留在基地的人,本来就以科研人员居多。大家对此事反应平淡:取消就取消吧。

现在大家都在翘以盼,希望早点看见新组长现身。

突然,人群骚动起来。他们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影登上舞台。

“七月组长,是七月组长。”底下的人都惊喜的叫出声:“七月组长还活着。”

来人正是失踪多日的七月。

她快步走到话筒前,抬起双手向下虚按:“各位请安静。”

七月的声音仿佛带着某种魔力,听见她的声音,众人都安静下来。

“事到如今我只能说句抱歉,很抱歉我欺骗了大家。”台上的女人诚恳道:“其实我不是七月,我只是她的替身。真正的七月,其实另有其人。”

底下的人叫起来:“怎么可能,你明明就是七月。我看得出来,你没有化装,就是本来面目。”

七月突然笑了:“外表不能证明什么。担任暗组组长需要的是智慧,大家需要的也是七月的智慧。很抱歉,我并不具备这种智慧。我做的每一件事、你们接到的每一个命令,其实都来自真正的七月。”

“从头到尾,我都是她的传声筒。”台上的女人笑道:“现在,真正的七月已经回归。我这个冒牌货也该让出位置。现在有请真正的七月登场。”

“我说过,我从来都不稀罕组长的位置。”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她的身影并未出现在舞台上:“暗组对我来说,舞台实在太小。组长的位置,你应得的奖励。好好干吧,我该走了。”

听见对方的安排,七月的替身或者该叫她黎姐,她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等一下,你想去哪?没有你的帮助,我不可能管好这么一大摊人!”

“我相信你的能力,对自己多些信心。我走了,你好自为之。”真七月说走就走,完全不理会黎姐的挽留。

在七月离开后,周围站岗的士兵也如潮水般退去,眨眼间走得干干净净。(未完待续。)

成县中医医院
北京市社会福利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四川哪好
菏泽哪家妇科医院好
泰州白癜风医院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