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刘建宏欧洲杯是我们集体的迷幻

2019-07-09 10:33: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刘建宏:欧洲杯是我们集体的迷幻

央视主持人 刘建宏

近来与几所高校的大学生互动交流,所到之处球迷众多,其中不乏资深女球迷。但当我请现场经常参与足球运动的同学举手示意时,应者寥寥。

前些日子一张图片很是惹眼,湖北孝感一中的高考生集体打吊瓶,注射氨基酸。友说,这是史上最刻苦的高考班。随后有人爆料,有女生为应付高考吃避孕药推迟经期。也有家长给孩子买 聪明药 ,其实就是 利他林 治疗儿童多动症的。

上面两个驴唇不对马嘴的故事其实有内在联系。

因为那些打吊瓶、吃避孕药或利他林的高考生,日后就是遍布各地的大学生。我相信他们中不少人是足球爱好者。闯过了人生最痛苦的关口后,他们马上就能没日没夜地看欧洲杯了。

对高考生中的球迷来说,欧洲杯是最好的奖赏。想当年,我们这些 老秀才 就没有这种恩惠。1986年,我必须在每个早晨最后不得不离开时恋恋不舍地关掉家里的黑白电视,然后骑着自行车一路飞奔到学校。煎熬一个上午后,极速飞驰到家,趁着短暂的午休,看墨西哥世界杯随便那场比赛。对饥饿中的人来说,只要能吃的,都是好东西。

如此比较,貌似今天的高考更仁慈了一些,居然还能让幸运的孩子们享受欧洲杯、世界杯。但是,看看他们的身体和进入大学后的体育活动,我们只能悲观地说,一代不如一代。喜欢运动的不在少数,能够享受运动的却越来越少。

再说一件看起来不相关的事。

最近,一个中国历代疆域版图在上很流行。看过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就是历史知识再匮乏的人也能发现,被 异族 统治的我泱泱华夏才是疆土最辽阔的时代。比如离我们最近的大清帝国,比如离我们有800年的元朝,也许还有我们一直引以为豪的大唐盛世(据考证,出身于北朝贵族的李渊十有八九也是游牧民族的后代)。何以爱好和平,不惜用沉重代价修筑长城的农耕民族经常要被马背上的民族欺凌?又何以在这种时代,我们的版图才丰满而强悍呢?缺乏竞争性、不尚武、不剽悍,恐怕是农耕文明没落或臣服的最主要原因。

简而言之,喜欢蹴鞠和喜欢踢球有本质区别。爱好绘画书法的宋徽宗喜欢的是同样花拳绣腿的高俅,而 只识弯弓射大雕 的马上部落,却喜欢在强弓硬弩间一较高下。

必须要说说欧洲杯了。

每逢这样的大赛,在我国都是一件全社会的大事。人们欢天喜地,人们呼朋唤友,人们津津乐道。不过,我们就算能把欧洲杯享受到极致,那也不过是一种集体的迷幻。一个只喜看热闹却不喜欢参与的社会,只能让人徒留感叹。

不由得想到了1982年的夏天,暑假里,我和小伙伴们早上踢球,然后回家看世界杯。

遥远的记忆,现在想来竟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小程序+开发ide
微信小程序怎么开发
微店网页版
分享到: